“不敢,不敢,我一定信守承诺,把姑姑安全的救出来。”

李霸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道:“不知道叶先生今天方便吗?我想马上动身。”

虽然他的身体还没好,但依旧坚持要立马动身,因为迟则生变。尤其是李通,肯定会想尽办法的在父亲面前重伤他。

叶九州点了点头,便让雷子将他带了出去。

李霸喜形于色,连声道谢。

他们刚走,门外的李铎便走了出来。

“这家伙不值得相信。”

李铎看了一眼李霸的背影,道:“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在你的面前,他当然无有不遵,可是回去之后,又会马上换一副嘴脸。”

“越是会见风使舵的人,活得往往比其他人要长久。”

叶九州道,“李霸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有的人得罪不起,所以一定会新手承诺的。”

李铎微微皱眉,越发觉得叶九州的思维跟其他人大不一样。m.

不过仔细一想,确实有些道理。

越是怕死的人,就越是会规避风险,就像那些不会游泳的人,见到大海之后,一定会躲得远远的。

“等李霸回到棋盘山后,李家就会乱起来,接下来,就是你大展拳脚的机会了。”

叶九州拍了拍李铎的肩膀。

“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跟李家拼个你死我活?”

这句话,李铎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

没错,他确实是被李家放弃了,可那又如何?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李家的人啊,身体里流着同样的血。

就算是父亲对他没有一点骨血之情,他也不能做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因为,这是他们欠你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只要记住,李家欠你一笔血债,就足够了。现在我还不方便多说,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了。”

说完,叶九州转身离开。

李铎站在那,一言不发,心中百感交集。

从他离开李家那一刻,就等于跟李家断绝关系了,可是,如果叶九州真让他动手跟父亲拼个你死我活,他跟怎么办?

他真的下得去手?

……

彼时。

李霸连衣服都没换,揣好拳谱之后,就跟雷子出发了,一路上他都格外兴奋,仿佛身上的伤都好了似的。

直到棋盘山下,雷子这才将车停好。

“前方的路不能通车了,我也不方便送你上去,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

嘴上这样说着,但雷子却没有打开车门。

李霸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回去转告叶先生,就说答应他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到。”

李旋固然重要,可是跟这拳谱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

更何况,二十年的苦,也该让她得到教训了,说不定,不用他想办法,父亲一高兴,就把人给放了。

听了这话,雷子这才将他离开。

看着远去的车子,李霸也是撇了撇嘴,“叶九州啊叶九州,恐怕你还不知道这拳谱有多大吸引力吧?等其他隐世家族见到这页拳谱之后,不把你滨海闹个天翻地覆,才怪呢!”

以前,大家都怀疑滨海究竟是不是真的有拳谱,如今他带回了一页,已经算是铁证了。

滨海,从此不会在太凭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