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3章:不留可能

“过去的事情,你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当年华笙在魔界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的想杀了她,也的确做了,是我当年收买了她身边的丫鬟,将她引到魔界熔岩之上……如果当时江流的战魂没有觉醒,华笙就已经死在了哪里。”

“魔界熔岩可以熔化这世间万物,只要在等等,华笙的魂魄必然是散了的,但没想到江流的身份有异,也救了华笙,如果华笙那个时候死了,后面的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更不会有你。”

“虽然华笙没有因我而死,但这件事情已经是真正发生的,你的母亲知道,你的父亲也知道,当年没有找我,也是因我已经付出了代价,不然你以为我现在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修为全废,全部重新开始,在妖界任人宰割,我是怎么活着回来了,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与你父母的恩怨的确是上一辈的事,与你无关,但能与你正常相处的只能是炽凤,婉凤,你们之间的交往才是下一辈的关系,与上一辈的人没有关系。”

“可我不行,江心蕊你想想我是怎么过来的?我能与你们一家没有发作,只是互相压着,我没有那个本事,但我不能忘记,我数万年的修为,一夕之间化为虚无,与你无关,但你母亲有莫大的关系,多余的话我不想与你说,毕竟是上一辈的事,你还是个孩子,我跟你说,没那个必要,如果不是你那天的话……”

“现在你明白吗?我们之间横着的是与你母亲的仇怨,我差点杀了你的母亲,你不应该恨我吗?而我也因为你母亲散了修为,我不应该继续恨她吗?还有炽凤与你们家的约定,我知道的,我又怎么能横插进去?况且我比你大的年岁说是正常人的祖宗都不过分,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年份连我的零头都不到,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永远不可能喜欢谁,我的心,给了别人,而那个人死在你哥哥的手上!你记不记得过去不重要,这些事情却是真实发生的。”

烽影起身整理一下自己的青色长袍,语气很轻,好像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在烽影决定说出来的时候,这就不是一件平常的事。

其实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江心蕊死心,清楚明白的告诉她,没有可能,不给她留下任何模棱两可的可能与错觉。

江心蕊这个年纪还很年轻,如果不能好好的诱导,烽影担心她真的会陷入偏执,他身边的人对于喜欢最后都是这个结果,以至于在烽影的世界里喜欢这种事情稍有不慎就会发展成为不可预估的后果。

所以这个时候,烽影不管怎么说也要将这一切都说明白,打破所有的幻想,烽影不知道江心蕊喜欢的点是什么,但肯定也是因为年轻不知道如何选择,他将中间的一切都说的明白,烽影相信,江心蕊是不会再选择他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