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一物降一物(1 / 2)

第771章一物降一物

每次都是这种紧要关头,他和乔唯一的关系即将升温的时候被人打断。

厉夜廷心下有些不爽快,缓了口气,捂着乔唯一的后脑,让她滚烫羞红的小脸埋入了自己怀里。

顿了几秒,才扭头望向无忧,沉声问:“怎么了?”

无忧正打算离开,厉夜廷叫住他,他只能尴尬停下,又低着头硬着头皮回道:“您刚才让我去查的事情已经查过了。”

“如何?”厉夜廷继续问。

“昨天下午没有人来探望过乔老爷子,我们留在病房这儿的两个人,也都说没有看见有人进来,监控也查过了,昨天一整天除了医生和护士分别进过病房一次,再也没有人进来过。”

乔唯一听无忧说了几句,忍不住抬眸和厉夜廷对视了眼。

其实昨天去了酒店之后,乔唯一一个人躺在床上也想了会儿,觉得这件事确实有点儿蹊跷。

因为给老爷子做手术的专家再三提及过,老爷子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之下才会发病。

至于为什么会情绪激动,这一点大有可疑。

可是,就算人会撒谎,监控这个东西,却是不会撒谎的。

“或许......是爷爷忽然又想起之前的事情?”乔唯一沉默了会儿,轻声道。

厉夜廷脸色有些阴沉,半晌,朝无忧低声道:“老爷子醒来之前,医院这儿二十四小时派人不间断守着,除了主治医生,不允许任何人出入。”

“是!”

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等老爷子醒过来,亲口向他们解释了。

“还有,刚才湛小公子那儿打了电话过来,说您怎么也不接他电话,他......”无忧顿了顿,又朝厉夜廷轻声道。

“知道了。”厉夜廷淡淡回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