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痛得昏死(1 / 2)

第596章痛得昏死

朝暮立刻将乔唯一扶着坐在了一旁椅子上。

见乔唯一痛得似乎要晕死过去,情急之下有些不知所措了,在原地愣了几秒,立刻掏过手机给傅辞打电话:“阿辞!出事儿了!”

傅辞刚好在过来御风的路上,听说乔唯一出事,将油门踩到底,不出十分钟便赶了过来。

朝暮刚好给乔唯一套上了外套,下面裙子还没穿好,听到门口有人进来的动静,随即起身挡住了乔唯一,头也不回急道:“先等等!!!”

她一边伸手帮乔唯一费劲扯好裙子,一边回头打算叫傅辞去把车开到正门口等着,回头一看,进来的人不是傅辞,竟然是陆哲!

她愣了愣,眼睁睁看着陆哲大步冲了进来。

陆哲进门一眼看到乔唯一瘫在椅子上,也顾不上什么该还是不该了,径直将乔唯一打横抱了起来。

“大哥!”朝暮这才反应过来,跟在陆哲身后急忙道:“我来吧!”

陆哲摸到朝暮垫在乔唯一身下被濡湿的毛巾,闻见乔唯一身上淡淡的血腥气,心里着急,一声不吭大步走在前面。

在朝暮印象里,陆哲性子一直都很稳,似乎天塌下来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

他这样不顾一切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乔唯一出去,实在让朝暮有些错愕。

她一路小跑跟在他身后,出了大厅发现傅辞的车就停在门口。

她帮着陆哲将乔唯一放进了后座,见陆哲也要坐后座,随即伸手拦在了陆哲跟前,皱着眉头又提醒了一声:“大哥,你坐前面!”

陆哲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和朝暮对视了眼,顿了下,抽开身子,拉开车前座门坐了进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