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晨吐(1 / 2)

第620章晨吐

乔唯一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床上放着一床厚被子,厉夜廷人已经不在房间。

她朝被子看了眼,想到方才隐约听到说苏如烟昏迷送急诊,下意识撇了下嘴角。

门外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应该是去医院了。

她走到房门前,反锁上了,又换上厚睡衣,随手吃了几片行李箱里带着的苏打饼干,咽下去的时候,整个胃酸都在往上翻涌,她坐在床沿,逼着自己,一点点干咽了进去。

吃完了,转身合衣躺在了床上,没有碰厉夜廷送来的被子。

她太累了,虽然有些冷,闭了眼睛,睡意便一阵阵袭来。

厉夜廷下楼,经过客房门口,发现乔唯一房门紧闭,已经关了灯。

门口人恭恭敬敬站在院子里,轻轻朝厉夜廷招呼了声:“厉先生。”

厉夜廷收回目光,走到院子里,右手从西裤口袋里掏了锦盒出来,面前的人双手接过,打开盒子,看了眼里面的钻戒。

“要几天?”厉夜廷低声问。

“修好应该需要半个月的样子,这半边戒托变形有些严重。”对方对着光仔细看了几眼,轻声回道。

“还有,厉先生,恕我不得不直言,这戒指肯定是用很大力摔坏的。”

“戒指修好容易,感情若是有了裂痕,就难修了。”

厉夜廷转身回屋里的时候,脑子里还是在重复着那人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走到客房门口顿住,发现房门上锁,沉默了会儿,转身又走到一旁书房橱柜前,取了备用钥匙出来,悄无声息拧开了客房的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