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那个女人食言了(1 / 2)

第74章那个女人食言了

乔唯一说了,今天晚上会过来。

他也见乔唯一买过送给小孩子的礼物,乔唯一是说到做到的人,所以,她会来。

只要岁岁开心,只要能满足他的愿望,一切就都值得。

其他人,都不值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深了。

岁岁也不知道自己在后门口坐了多久,小脸都冻得麻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后门却没有人出现过。

佣人找到岁岁,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小少爷,您怎么在这儿坐着呢?不是说要吃蛋糕?”

“等一会儿!”岁岁却忽然打起了精神,在佣人怀里用力挣扎了下,重新落在地上,伸手去推佣人:“你们进去!不要打扰我!”

蛋糕要等乔唯一过来,等她亲手切给他吃,他想跟妈咪一起点蜡烛,一起许愿,别人都不行。

乔唯一说过,月亮公公升起来的时候,她就会出现。

佣人见岁岁如此反常,有些惊讶:“可是外面这么冷,进去换件衣服好不好?”

“不要!”岁岁固执地回道。

要是他进去换衣服的时候乔唯一来了,看见他没有遵守约定等她,生气离开了,怎么办?

粑粑说过,女人是很难哄的,不要轻易惹一个女人伤心。

所以他一定要等到乔唯一。

佣人也不好强迫,只能在岁岁的催促下回了屋里,站在门口偷偷看着岁岁又坐回到了原处。

岁岁的感冒还没好,加上他体质特别弱,病情很容易反复,看他坐在那儿焉了吧唧的样子,佣人便知道他肯定身体不太舒服。

正想等他睡着了将他抱进来,身后忽然传来厉夜廷的声音:“你们进去吧。”

佣人们回头,看见厉夜廷脸色黑沉站在那儿,几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个个噤若寒蝉地退了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