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那个女人食言了(2 / 2)

厉夜廷看着空无一人的马路,沉默半晌,走到岁岁身后,俯身,将他抱入了怀里。

刚才宋元打电话来,说乔唯一有急事,临时出国了。

他查了她的航班,果然,晚上七点多起飞,她人已经不在国内。

岁岁受了凉气,有气无力的,又困得厉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他勉强睁眼看了下,看清抱起自己的人是厉夜廷,才亮着的眼眸,又瞬间黯淡了下去。

他将小脑袋歪在了他肩上,小声嘀咕道:“粑粑,岁岁要遵守承诺......”

“她不会来了。”厉夜廷搂紧了岁岁软软的小身子,低声道。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回答岁岁的问题。

不是岁岁不遵守承诺,是那个女人食言了。

其实他早知道她心狠,却总是自欺欺人,再三给她机会。

从她丢下孩子不管那一天起,她恐怕早就做好了不再认他们父子的决定,正如那晚她说的,这是他一个人的儿子,不是她的。

哪怕,岁岁只是想见她一面,得到她亲口一句生日快乐,这么小而卑微的愿望,她也不愿成全。

他抱着儿子走上楼梯,客厅时钟正好敲响。

他停在楼梯上,扭头,透过落地窗再一次看向后门。

后门处依旧是空无一人。

十二点了,她果真没来。

......

“您好,此次航班即将抵达终点,请各位旅客......”

乔唯一被广播里的声音惊醒,从噩梦之中,满身冷汗地睁开了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