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吓得脸都白了(1 / 2)

第95章吓得脸都白了

“你尽可声音再大些!”厉夜廷眼底满是嘲讽,朝她道:“外面的人听不清楚。”

乔唯一被花洒淋得快睁不开眼,用尽最后一丝尊严,朝他轻声道:“厉夜廷你不能在这儿!”

带着几分哀求的意思。

他可以将她的尊严践踏在脚底,但是接下去几个月要跟她朝夕共处的一群人全在外面!在其它任何地方都可以,就是不能在这儿!

厉夜廷却只是冷笑,掐着她的腰,阴冷开口:“我在哪儿要你,你无权选择!”

乔唯一的心,随着他的这句话,瞬间沉到谷底。

他低头凑过来的瞬间,她咬着牙轻声道:“所以,把人像玩物一样在手里拿捏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乔唯一,你没有资格问这句话。”厉夜廷双眸微微眯了下,沉声道。

是她,先起了这个头,所以他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乔唯一深吸了口气,道:“可我不是故意放岁岁鸽子,你也明知道是因为顾凌风出事儿!我早就给岁岁准备了礼物!”

厉夜廷眼底嘲讽之意更甚:“礼物呢?”

“礼物......”乔唯一只说了两个字,忽然意识到,厉夜廷应该不知道她给岁岁送了礼物,不然不会这样质问她。

苏如烟,没有把墨玉貔貅转交给岁岁。

厉夜廷已经给了她机会。

花洒的水已经变得温热,乔唯一脸色却愈发煞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