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学会告状了?(2 / 2)

说罢,低头,又吻了下乔唯一的唇。

乔唯一被他抵在身后的衣柜上,有些不舒服,微微挣扎了下。

厉夜廷察觉到她的不舒服,随即揽住了她的腰,她撞入他怀里的瞬间,他低头,一声不吭噙住了她的唇瓣。

乔唯一莫名觉得,厉夜廷一大早的这个吻有些炙热,纠缠得她没法呼吸了都快。

她好不容易才伸手抵在了两人中间,终止了这个吻,皱着眉头小声道:“你还不赶紧收拾?都快九点了。”

“不急。”厉夜廷说话间,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放回到了床上。

乔唯一只觉得他的手不老实起来,在他探入她裙摆的瞬间,猛地压住了他的手,咬牙切齿叫他的名字:“厉夜廷!”

今天满打满算加起来才十七天,跟医生之前叮嘱的三十天还差十三天。

“我的老婆,我碰不得,摸还摸不得了?”厉夜廷低沉笑了声,反问她。

“你......”乔唯一一时语塞。

“乖,我想你了。”他又附身压了过来,在她耳边低哑道:“让我解解馋。”

乔唯一抵不过他的力气,他顺着她的力道,将她压制得死死的,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我要告诉你妈!”他吻向她脖颈深处的瞬间,乔唯一恼羞成怒低声道。

傅伽离开之前叮嘱警告了厉夜廷少说有一百遍,让他不许碰她,他却当耳旁风!

厉夜廷又是笑:“还学会告状了?”

“是你不规矩!”乔唯一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委屈。

“就是亲一亲,哪儿就不规矩了?”厉夜廷明知故问道。

“你......”乔唯一被他吻得又是忍不住一个哆嗦,话都说不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