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不知不觉(1 / 2)

第1025章不知不觉

岁岁就是驼峰鼻。

然而厉夜廷不是驼峰鼻,苏如烟更不是,也不存在隔代遗传的可能,苏如烟和厉夜廷的父母都没有驼峰鼻的。

而且,岁岁的皮肤很白,安宁一个小女孩站在他身边,都比不上他的肤色粉白。

厉夜廷的皮肤接近于麦色,不黑不白的那种。

苏如烟的皮肤属于正常白,白里透着一点儿黄。

而乔唯一的皮肤,是粉白色的。

粉白色的皮肤在亚洲人里不常见,乔唯一曾在一本时尚杂志上见过,可能比例仅仅只占到百分之五不到的样子。

乔唯一定定垂眸看着睡得正熟的岁岁,手心里渐渐冒出了一层薄汗。

就凭这两点,岁岁是她孩子的可能性,就已经非常大了。

乔唯一又转眸望向躺在岁岁身旁的安宁,安宁几乎是缩小版的自己,两人长相有六七成的相似度。

顾凌风曾经开玩笑说,她们两人根本不需要做什么亲属鉴定,因为一看就有血缘关系。看到安宁,就像看到了小时候的乔唯一。

乔唯一来来回回将两个孩子翻来覆去地看了几十遍,两人都有点儿小奶膘,但都不是胖乎乎的那种,乍一看,确实有点儿神似。

乔唯一沉默了会儿,又伸手,轻轻将岁岁额前的一点儿刘海往上拨去。

安宁和岁岁的发际线都几乎是一样的形状,额头饱满,像一轮圆月,太阳穴和颧骨在同一直线上,从上往下,弧度几乎一样,两人的脸型几乎就是一样的。

乔唯一越发的喘不上那个气来,心脏跳动得飞快。

“妈咪......”就在这时,岁岁忽然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她,叫了她一声。

乔唯一掀开他刘海的时候他被弄醒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