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彻底放下(1 / 2)

第1069章彻底放下

男人之间便是这样,既然已经了解了对方的想法,就不会再多说什么。

所以厉夜廷最后没有挽留,也没有告诉任何人顾凌风会走。

安宁听懂了他们之间的谈话,默默朝几人看了几眼。

凌晨她醒来一次,King正坐在她的床头边看着她,给她换退烧贴,她烧得迷迷糊糊的,稀里糊涂记得King和她说了几句什么。

具体说了什么,她已经不记得了,大致就是叮嘱她,要听唯一的话,他要离开了。

安宁以为King只是离开去办什么事情,那些话只是他的一个普通告别。直到此刻她才明白,不是的,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有些难过。

她也知道干爹代表着什么,和国外的教父是一个意思,King宁愿离开,也不愿做她的教父,可能是真的难过到了极点了吧。

可是这次她没能陪着他。

假如她没有生病,她一定会陪着他的,即便她做不了什么,但是哪怕能让King好受一些。

墨寒声在旁,默不作声看着她,见她眼眶发红,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他教过她一个道理,人这一辈子会有很多生离死别,再重要的人,终究有一天也会离开。

但他忘记了,安宁不过是个孩子,她的喜怒哀乐比大人纯粹。

他俯身,将安宁捞起,抱入了怀里。

师徒两人只对视了一眼,安宁眼泪便忍不住“啪嗒啪嗒”往下掉。

安宁哭了有一会儿,墨寒声察觉到她的额头有些发烫,想了想,朝乔唯一和厉夜廷低声道:“我带她回去吃些药,你们过去吧,傅辞他们还在等你们。”

乔唯一明白,安宁此刻对自己有些抵触情绪,她宁愿埋在墨寒声怀里哭,也不看她一眼,毕竟King是因为她和厉夜廷才走,所以现在她无论说什么,安宁恐怕都听不进去。

“好。”她勉强点了点头,轻声回道。

正好,她先把苏如烟怀孕的事情告诉厉夜廷,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走。

墨寒声朝她和厉夜廷点了下头,打过招呼,便抱着安宁往回客房的方向走去。

乔唯一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树丛后,收回了目光。

回头的时候,厉夜廷正在看着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