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令人心寒(1 / 2)

第790章令人心寒

乔唯一怔怔看着他走到面前,还没来得及拒绝,厉夜廷已经勾起了她的下巴,低头,吻住了她。

室内更加安静,静到,甚至能听得清楚两人唇齿交接的细微声响。

尤其是,湛景川就坐在边上,厉夜廷竟然真的吻了下去。

直到十秒后,乔唯一别开脸避开了他的唇,两人的吻,才就此结束。

厉夜廷垂眸盯着她的唇,又用拇指轻轻擦了下她被他咬得通红的唇,才松开了手。

十二点了,乔唯一该去休息了。

不管她的任务能不能完成,他只给她最后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内她完成不了任务,他会直接跟湛景川摊牌,这是他将衣服披在她肩上时,给过她的警告。

湛景川若是肯带她回房,她能完成任务自然是最好。

湛景川酒量不是很好,他刚才让湛景川喝酒,也是为了能让她待会儿行动更方便。

然而,湛景川若是不带她回房,他决不能忍受明天还继续看着湛景川将乔唯一带在身旁,对她动手动脚。

现在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

当真惹怒了他,他端掉整个君临都有可能!

乔唯一看懂了他眼神里的警告之意,两人又对视了几秒,厉夜廷转身又回到自己座位前坐下了。

像是刚才做出荒唐行径的人,并非是他。

乔唯一微微低着头坐在湛景川身侧,而这次,湛景川竟然一言不发,只是又端起酒杯,将杯子里剩余的一点儿酒喝光了,继续若无其事地打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