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现场的人们窃窃私语起来,陆峰的嘴皮子让在场的人大开眼界,关键是这个人在陌生的场合下,一点都不怯场。

一般人在别人的地盘,肯定要给人家一点面子,弄的下不来台,大家谁也不好过。

“陆总?是吧?”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开口问道。

陆峰看向男人打量了一眼,点头道:“你刚才没听见我说话嘛?还问?你谁啊?”

“我是海轮金融的董事长,这里是金融之宴,主要是讨论股票交易,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可以离去了。”男子驱逐道。

“这宴会你开的啊?我是拿了请柬来的,谁请我来的,就让谁请我出去,你算哪根葱啊?”陆峰丝毫不给他面子,驳斥道:“来这种地方收集股市信息,你也不是什么高端股市玩家,你们不是喜欢比谁有钱嘛?你身价几何啊?”

陆峰这话倒是在理,股市玩的就是信息差,少数人得知了别人不知道的消息,提前做准备,就能赚钱。

而这种金融之宴更像是菜市场,虽然能打听到一些内幕,但是极为有限,更多的是一种广为人知的消息。

倒也不是说这位老总没钱,而是说在股票这方面,他并不是高端玩家,没有挤进牛人的圈子里。

男子想要用身价压陆峰一头,可是陆峰号称身价百亿,还是大陆首富,虽然无可考证,但是气势有了。

而他还真没百亿身价,哪怕算上估值都不够。

在场的人们感觉脸上无光,在这里被一个大陆仔压一头,那种憋屈的感觉,仿佛心口堵着一口气。

“你都说了,这里是讨论股票交易的地方,你又不买股票,来这干啥?”旁边一个男子开口道。

“谁说我不买?你知道我不买?”陆峰打量着男子道:“就必须要买了股票才能进来嘛?”

“那你倒是买啊,我给你推荐一股,天正贸易,现在抛售较多,适合大量买入,你不是不差钱嘛,这只股票只要买入,赚钱指日可待啊!”旁边又一男人开口道。

四周不少人听到他这话笑了起来,天正贸易正是他的公司,最近股票跌的有点惨,找不到人接盘,跑这来忽悠傻子。

“是嘛?”陆峰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对方这是把自己放在火上烤啊,若是不买,那就说明自己钱不够多,不够富,刚才吹嘘的话,全是笑柄,可如果买了,那就真的是傻子,进退两难。

“对啊,你不是说钱多的没地方去嘛?给你推荐一股!”

“那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请问这只股票现在有多少股?”陆峰一脸认真问道。

“三亿股,其中一亿股在持股,最高峰时期每股价值一块二毛六港元,现在只需要二毛六。”对方盯着陆峰道。

别说陆峰,就是周围人听到这个股价也都笑了,这不是触底反弹,这他妈是套牢了啊!

“也就是说,股价最高时期价值也不过四个亿而已。”陆峰摇摇头,很是瞧不上,说道:“没啥意思,就算是股价上涨到最高峰时期,我也挣不了几个钱,我这个人花钱有个毛病,要么大富大贵,要么街头要饭,玩的就是刺激。”

“怕是没钱投吧,还在这放大话。”

“就是,砸一个下去给我们开开眼啊!”

“说的天花乱坠,就是不掏钱!”

“怕是个在大陆混不下去的二混子,跑到这边装富豪。”唐中韧趁机往前走了两步,盯着陆峰挑衅道:“黄总都说了,他的天正贸易三亿股,我投一半,你投一半,敢不敢?”

在场人听到唐中韧这话,纷纷点头,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你敢不敢吧,吹那些有什么用?你不是嫌弃唐少爷穷嘛,来啊!”天正贸易的老总站出来刺激着陆峰。

如此简单的激将法,听的陆峰差点笑出来,这俩人算是挤兑定他了。

庄云天和吴姐一直在一旁站着不说话,庄云天倒是无所谓,他很乐意看陆峰出出丑,毕竟这一年时间他可被陆峰耍个够呛。

“陆总。”吴姐忍不住开口,想要帮他解围。

“吴总,这轮不到你说话,不要以为有个几十亿的财富,就有资格在我面前,没经过我允许就说话!”陆峰掉过头盯着她冷声喝道。

吴吴总?

吴姐都蒙了,什么几十个亿!

“不好意思,手底下的一个小董事长不太懂规矩,乱插话!”陆峰看向这位黄总道:“你这家企业做了多长时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