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后花园的高尔夫球场并不算大,一个人玩倒也勉强够,陆峰对于高尔夫并不算陌生,上一世为了融入上流社会,还专门去学过。

双手握杆儿,随着挥舞出去,砰的一声,高尔夫球激射而出去,落地滚了一段,掉进了洞里。

“好!”

众人鼓掌叫好。

“陆总的高尔夫打的真不错。”

“还行,有段时间没打了,生疏的很。”陆峰走到了下一个球旁边。

“陆总,你知道那位妮妮小姐是唐中韧的女友,听说他现在准备找你麻烦呢。”一个记者挑事儿道。

“这位唐总是干什么的?”陆峰说着话,又是一杆儿挥出。

“唐中韧的家里是做船业的,是香江第三大船业集团,同时还有大宗货物贸易,可能你不太清楚,唐总的家族,不能说一手遮天,起码也是半手遮天。”记者朝着陆峰笑眯眯道;“不知道陆总这个首富,遇见唐大公子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陆峰自然听出来对方在挑事儿,两只手杵着高尔夫球杆儿,面无惧色道:“我是个人,只有畜生才会为了异性搏斗,当然了,这位唐公子如果对我有意见的话,随时可以找我聊聊。”

采访结束了,他们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今天最热的事情,不过就是唐中韧这位花花公子吃了憋,至于什么大陆首富,没多少人有兴趣。

下午,这场采访开始在电视上播放,陆峰这位大陆来的花花公子和唐中韧本土花花公子的碰撞,一时间引起很多人的兴趣。

就连一些金融大厦内的普通员工抽空都要八卦几句。

陆峰抽出点时间给江晓燕打电话报了个平安,也没多聊什么,现在时间紧迫的很,又把跟之前拒绝佳峰电子的那家公司的上游公司梳理了一遍。

银行这方面,苏有绝对插不进手,她没这么大的能量,至于保险公司,也不太可能,剩下的只有这家做担保的陈氏资本了。

下午四点多,陈氏资本的一些简单资料放在了桌子上,陈氏资本,董事长是陈桂花,今年五十三岁,大陆人,最早一批下海的人群,七十年代就奔赴香江,是一个颇为传奇的女人。

据说她当年是从深圳弯游过来,具体真假已经无可辩证,她从零工做起,主要的成功途径是嫁人。

她已经嫁了六个男人,每一次嫁人都是一次阶层跃升,从小老板,再到地产商,这个女人的资料看的陆峰都有些震惊。

李芳似乎看出来陆峰的吃惊,就是她刚拿到这份资料都吓了一跳,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奇人一个,资料上显示她只有小学文化。

“这些是真的?”陆峰问道。

“这些都是公开资料,应该不会假,我给那些咨询公司打电话问到的情况是,这位陈总学习能力非常强,嫁给地产商的时候,疯狂学习设计,旺角的一处高档小区设计图就是她亲自画的。”

“八年前跟前夫离婚后,她带着一千万美金创立了陈氏资本,一年内聚拢了上亿美金,从此站稳了脚跟,她的人脉非常广,据说半个香江的人都要卖她面子,公司主要做担保上市、基金担保、股票投资,长期重仓持股天越轮船、索尼电子、浩瀚贸易这几家。”

“同时跟不少大银行资金往来密切,去年资金流动达到六百亿港币,净利润三个亿,增幅百分之十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