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两个多亿,我没答应。”

两两个多亿?

冯先生原本还想捡个漏,两个多亿直接把他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

“多少股权啊?”

“百分之五,还有百分之五的投票权,他们给我按五十亿的估值算的,我觉得这边的金融公司一般,想着要不去趟美米国!”陆峰咳嗽了一声道:“不瞒您说,我在那边还真认识不少人,这几天都打电话过去让我谈,人家那边大方的很,一出手都是美金。”

冯先生听着这话直翻白眼,他一个小学毕业的家伙,人家说英语,他听得懂嘛,还一大堆朋友?

“这样啊,陆总,其实两个亿的价格挺合适的,毕竟你是大陆企业嘛,不考虑考虑?”冯先生问道。

“没法考虑,当然了,要是您投的话,咱自己人嘛,啥都好谈,那些人算了吧。”陆峰话里话外的点他。

“你也不着急回去,来都来了,我准备一下,这几天给你践行。”

俩人聊得格外客气,挂了电话后,冯先生看着振坤,两人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他是个聪明人,就是有点沉不住气了。”振坤笑着道。

“可能是其他方面给了他压力吧,这个年轻人不简单的很呐,他应该早就看出来我想投他。”冯先生坐直了身子道:“问题是,他的价格确实高啊。”

“我倒是有个想法,资料上不是显示,这个人很爱冒险嘛,做事儿一律追求高杠杆高回报,咱可以拿一部分黑资进行入股。”

“黑资?”冯先生琢磨了起来,这事儿可从来没人干过,想了一下道:“有这方面的渠道?”

“听说最近有五个亿的海外黑资进来,打包卖,只要一个亿。”

“先截留下来,他那边答应了,咱再买下来。”冯先生吩咐道。

所谓黑资,在大陆叫做‘脏钱’,这些钱在全球范围的地下银行进行流通,价格低廉,一块钱可以换五块钱,有的甚至是一块钱换十块钱。

因为资金庞大,一般的地方根本没法洗,流入到地下钱庄后,进行打包售卖,而在九十年代,香江一度成为全球最大的洗钱所在。

金融、大宗贸易、空买空卖,极度猖狂。

当然,这些手段想要洗出来几个亿,非常困难,而且极容易被查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赌城溜达一圈。

第二天,郑总又打来了电话,希望继续洽谈,陆峰直接拒绝了,告知对方已经有了好的融资对象。

对方一听这话顿时急了,不断的打电话过来表示,钱可以再谈,陆峰没搭理。

一整天的时间,陆峰都在跟朱立东、张凤霞打电话,而以高盛资本为首的六家公司却有点急了,因为他们收到风声,新鸿基准备入场了。

一个好的项目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有人愿意把这么好的机会拱手送人,可是现在陆峰明确不想再多谈,这些人也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

傍晚六点钟,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李芳接起电话说了两句,朝着陆峰道:“唐中韧找你。”

“不见!”陆峰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这人就是犯贱,自己打了他左脸,他把右脸伸过来,没完没了的。

“他说想投资你,想跟你聊聊。”李芳手里拿着电话,看向陆峰。

陆峰把手里的报纸放下,站起身走了过来,接过电话道:“你想投资我?”

“陆总,实在不好意思,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爸已经骂过我了,我们公司觉得你的企业前景非常好,我之前那些事儿,有点幼稚了,就是想给您道个歉。”

电话里的唐中韧,声音格外的诚恳,好像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好,我接受你的道歉,想投资的话,改天公司聊。”陆峰沉声道。

“陆总,我大你几岁,按理说咱应该成为朋友的,我为了表达歉意,晚上请你来酒吧玩,可不能不给面子,夜曲酒吧,你要是不来,就是没原谅我,就是不给我面子,就这么说定了。”唐中韧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陆峰放下电话嗤笑了一声,对于唐中韧这种货色,他真的是一眼看穿,去酒吧道歉?

怕是找几个混子,趁机收拾自己吧。

陆峰坐回到沙发上,把报纸拿了起来,思量了一下又把报纸放下去了,他觉得唐中韧这口气要是不出,估计幺蛾子没完。

倒不如给他个痛快!

“你打电话给高盛资本、摩根风投,还有冯先生那些人,就说我晚上去夜曲酒吧。”陆峰想了想道:“就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不谈的话,我就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