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在香江这片地方,上流社会有上流社会的解决方式,很少有人去找一些混子解决问题,一来是降低自己的逼格,二来是会让同层次的人看不起。

唐中韧若不是没招去治陆峰,也不会干这种自降身份的事儿。

次日,冯志耀被叫到了书房,告诉他在陆峰身边多呆一呆,冯志耀纵然是一万个不愿意,此时也只能闷头答应。

驱车到了别墅,跟陆峰坐在一块喝茶,一上午时间一句话也不说,陆峰也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李芳走进来说道:“陆总,该吃午饭了。”

“冯大少爷,喝了那么多茶水,该吃点饭了。”陆峰站起身伸了个拦腰,也不多管他,自顾自的朝着餐厅走去。

冯志耀感觉这一上午时间,真的是度日如年,如果不是老爸非要他来,他一秒钟都不想多呆着。

他心里觉得老爸有些看不起他,总是认为他没能力,年前是来不及,冯志耀准备过完年后亲自操刀几个项目给他看看。

餐厅内,陆峰吃着饭问道:“郑总他们打电话过来了嘛?”

“打了,说想继续谈,电话里他们说,昨天晚上他们跟一位叫做苏有容的女士聊过。”李芳回答道。

陆峰手里的筷子丢在了桌子了上,整个人脸色难看到几点,深吸了一口气道:“那就让他们来谈。”

冯志耀看他如此模样,笑了一下道:“你拿不到期望的融资,香江这片地方没有一个傻子,这些公司都精明的很。”

“我也没想过从他们手里拿融资。”陆峰随口道。

“现在除了这六家公司外,你还有别的机会?”

“等你爸!”陆峰很是直白的说道:“你爸现在不开口,就是等这些公司压我,价格压到一个低价,他就以比这个价格高一点的价格入股,这六家公司之所以敢这么压价,就是认为没人投我。”

陆峰三言两语把目前的情况说清楚了。

冯志耀根本不信陆峰的话,在他眼里陆峰自己把自己当香饽饽,其实根本没人要。

下午一点多,六家公司的代表又来了,这一次坐在了客厅内,宽敞了不少,一下午的时间全是围绕昨天的那五条去问,对方把价格压的更低了。

陆峰全程黑着脸,直言不讳的告诉他们,自己如果无法在这融资,就会飞往美国,那边的融资环境更好。

这六家的意思是,先以低价入手一部分股权,接着再以高价入股,可以抬高估值,同时也为下一轮融资打好基础。

陆峰根本不信这种鬼话,第一批低价股权拿到手后,这些人不会再买高价股,这种骗人的伎俩也敢拿到自己面前秀。

傍晚六点钟,陆峰送客,双方闹了个不欢而散。

“我也回家咯,跟我家老爷子有个交代,这种草包居然能做公司,也是少见啊!”冯志耀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陆峰没搭理他,而是朝着电话走去,给苏有容打了过去。

连着打了四个电话,那头才接了起来。

“谁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妖娆。

“是我,陆峰!”陆峰沉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还专门把那些人叫去,翻我的老底,你有病是不是?”

苏有容听到陆峰的声音脸上笑容消失了,声音尖锐起来:“我就是要你死!”

“你要我死,是不是?来来来,你挑个地方,妈的,今天不是你弄死我,就是我弄死你!”陆峰大喝道。

“行,可以,想见面是不是,尖沙咀云岸沙滩!”苏有容说完把电话挂断了。

她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显得有几分痛苦,用手揉了揉脸,换上一条牛仔裤,运动鞋,开车直奔云岸沙滩而去。

云岸沙滩,算是这里比较有名的沙滩,夏天的时候来这里戏水的人熙熙攘攘,现在天气虽然也不凉,不过少了很多。

苏有容在路边转悠着,时不时有路过的烂仔朝着她吹口哨,她从路边捡起一块砖头就朝人家脑袋上砸,吓得几个烂仔头也不回的跑了。

陆峰停好了车,在路边寻找着,当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迈步飞奔而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