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十几分钟后,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虽然对于苏有容这样的女人,他很不服气,可是人家现在是陈总身边的红人,不来的话,难免给小鞋穿。

“苏总,您找我?”信息部的经理问道。

“有公司准备投佳峰电子嘛?”苏有容开门见山的问道:“都有哪些公司知道嘛?”

“今天应该有六家公司在谈,都是国际资本,一会儿我把公司名单给您。”

“不仅要名单,还要联系方式,去吧!”苏有容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随着关上门,她的脸色有些难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空白文件夹,开始给陆峰准备大礼。

事情都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依然有公司愿意给佳峰电子融资,就连苏有容都不得不承认,佳峰电子确实有投资的潜力,陆峰也真的有能力,一年内把一家公司的底盘打造的如此扎实。

陆峰越有能力,苏有容就越气,俩人有着非常相似的成长经历,都是从底层崛起,如果能双剑合璧,绝对所向披靡,然而陆峰却选择坑了她。

这口气堵在心头让苏有容非常不舒服。

别墅内的谈判一直持续到了夕阳西下,陆峰并没有去送这些人,站在观景台上看着他们交头接耳的走了出去。

庄云天坐在一旁的藤椅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陆总,你是欠着我的钱,我还得帮你撒谎?”

“咱两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陆峰背着他随口道。

“我现在不想跟你拴一根绳子上了,我觉得有风险,这些人明显就是看出你现在没得选择,所以不停的压价,百亿的估值给你压缩到五十亿。”庄云天喝了一口茶水道:“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得罪那么多人。”

陆峰深吸了一口气,他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时间太紧了,佳峰电子在小家电方面已经落后一步,年底之前资金必须到位,为接下来的产品上市做准备。

“只要把眼前这一关过来,佳峰电子挺过来,迎接我们的就是无限的未来,庄总,你应该对我最了解,我知道你对佳峰电子很满意,要不然也不会被我劝住。”陆峰回过头看向他道:“对吧?”

“对,也不对,我现在觉得,你这次融资很可能拿不到足够的资金,趁着破产之前,先把我钱还了。”庄云天靠在藤椅上道:“我就是个大陆地区的负责人,要是出现五千万的资金窟窿,我可就没工作了。”

“不要慌嘛,就算是最坏的打算,按照他们今天给出的条件接受,虽然跟我预估的差点,到时候差的那点,你补上。”陆峰走到他面前坐了下来,认真道:“这样一来,佳峰电子喘过气了,你占股也大,到时候收益更高。”

庄云天瞪大眼睛盯着陆峰,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五千万砸进去了,连声响动都没有,还让自己投?

庄总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一般,他不听陆峰这种鬼话。

“我给你分析一下,现在投佳峰电子五千万,未来三年能收获多少。”陆峰打算给他掰扯掰扯。

庄云天直接站起身走了,他非常明白,不能听,只要听了陆峰的话,他就忍不住想要投,但是这里面的风险很大。

风投的美妙之处就在,未来爆发式增长,你投一千万,几年后还你一个亿,甚至是更多!

陆峰也没追过去继续说,一整个下午的谈判,他对于这些公司并不抱太大的希望,最大的希望是在新鸿基那边。

陆峰望着天边的夕阳,品了一口茶水,思绪万千,底层的小企业比拼的是谁够狠,开一个小作坊,只要你脸皮厚、心黑、不折手段,一定能办的非常好。

中型企业则是靠市场掠夺,依靠产品、营销、销售渠道、大面积的铺开,攻占市场!

而大企业之间的争斗靠的是对未来的规划,能够看到未来十年,企业就能稳步发展,而掌舵一家大型公司,靠的就是耐心。

就像是非洲大草原上的猎豹,隐藏自己,关键时刻致命一击,哪怕是所有人都知道你想干什么,也得沉得住气。

谁沉不住气,先亮出底牌,谁就损失最大的利益,比的就是谁能抗!

“你欺负我扛不住,我就不先开口,低于三个亿门都没有。”陆峰看着远处的天空嘀咕道。

夕阳撒向了冯家庭院之中,冯先生坐在那闭目养神,振坤的步伐有些急促的走了过来,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怎么?有结果了?”冯先生问道。

“六家希望联合投资,每家出资五千万,换取百分之十的股权,并且有权拒绝股份稀释,对高管有任免权,还有派人进入关键部门进行监管。”振坤低声道。

冯先生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站起身道;“好消息!”

“您真的打算投资他?”振坤有些不敢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