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吴姐站在那很是为难,今天这场局全是她牵的线,没想到弄成这幅样子。

“陆总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佳峰电子也是一家非常值得投资的公司,各位老总别往心里去,大家一衣带水,可能是风俗、习惯、做事儿方式不太对,有什么不舒服的,我给各位老总赔个不是,这杯酒我干了。”

吴姐说了一些圆场的话,端起桌子上一杯酒一饮而尽,客气了两句后出了门。

一出门脸色有些难看,脚步匆匆的跟上了陆峰,她心里就是有一万个不爽,也不能在陆峰面前发展,做她这一行,就像是说媒,不仅要调解两边关系,双方有脾气,她还得往下咽!

李芳紧紧的跟在陆峰身后,小声道:“陆总,刚才我觉得那些老总还是有投资的意向的,你说的那些话不太合适吧?”

“什么叫合适?你们找融资的时候怎么找?”陆峰看了她一眼,低声道:“跪着找嘛?”

李芳带领的团队,在陆峰这种做事儿风格面前,还真就算是跪着找,各种好话好说,对方就是有所傲慢,也都忍让了。

只要融资这个事儿能成,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还是要说话和气的,毕竟人家是投钱的。”

陆峰迈步进了电梯,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这种投钱就是大爷的思想,本质上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在陆峰的心里,佳峰电子是非常优质的企业,只不过是因为这边对大陆的发展不了解,所以才造成融资困难。

你越是害怕对方不投钱,对方就越不会投。

把投资人当成祖宗,是对自己公司的看低,如果你的企业发展前景非常好,不是你求着他,反而是他求着你。

商人的本质都是追求钱财,谁能够给谁带来利益最大化,谁就是老大。

陆峰刚才之所以忍让着把话说完,一来是给他们个机会,二来是确实不好找,当冯先生来找的时候,陆峰心里就明白,已经稳了!

包房里面,几个人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冯先生居然主动找陆峰?

“大陆那边真有这么厉害的企业?”

“有肯定是有,毕竟那边人多嘛,我对于这家企业还是了解过一些的,一百亿的估值太高了。”

“冯先生找他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想投资?”

“要不我们也过去?”

“我们过去干啥?”

在场的人已经心口不一了,陆峰这样的企业,他们确实想投资,可又觉得太贵,刚才就是想杀价而已。

他们认为在这片地方,他们都投资不了的企业,没几家能做成,毕竟陆峰想要的资金太过庞大,一般公司无法满足。

“我去个卫生间,失陪一下。”蓝衣男子站起身走了出去。

其他人纷纷找借口离开了,出了包厢门,第一时间找咨询公司,先拿到佳峰电子的资料,然后再做打算。

十七层,专属贵宾会客厅内,人数增加了几个,年龄普遍偏大,不过有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看上去有些稚嫩。

“各位叔叔好!”大男孩很是有礼貌的问候了一遍。

“志耀啊,你坐那吧,一会儿要来了个年轻人,说不定你俩能说上话。”冯先生看着大男孩脸上满是慈祥。

这是他最小的儿子,五老婆生的,今年才二十三岁,目前学业基本上完成,冯先生也有意培养他当接班人。

冯志耀听到老爸这么重视一个年轻人,心里也是好奇,他从小到大学钢琴、骑马、射箭,学习也一直是名列前茅,但是在老爸嘴里可没听到过几句夸奖。

对于这个没露面的陆峰,心里着实好奇的很,想着对方是何方神圣。

会客厅的门打开,助理先走了进来,说道:“陆峰来了。”

“让他进来吧!”冯先生摆摆手示意。

房门再次打开,陆峰迈步走了进来,迎接他的是全场的目光,只不过有一道目光格外的殷切和火热。

陆峰也感觉到了这道目光的不同之处,顺着目光看去,发现是一个年轻人,明显感觉对方眼神里的好奇、期盼在飞速的消失了。

冯志耀的心经历了一趟过山车,眼前的男子实在是难以跟什么青年才俊结合起来,穿着一身金色的衣服,手上四五个金戒指,还有金表,脖子上的大金链子,给人一种土到爆的暴发户形象。

他看了老爸一眼,心里暗暗嘀咕,什么人他都看得上,就是看不上自己。

陆峰也感觉出来,在场的人对自己的衣品确实不敢苟同。

陆峰环视一圈,一抱拳拱了拱手道:“各位叔叔好,我叫陆峰,现在是佳峰电子的董事长,初到贵地,能够与诸位叔叔相遇,实在是荣幸之至!”

一声叔叔把关系瞬间拉近了,反而不像是公司对公司,冯先生指了指对面的一个单人沙发道:“陆总,坐吧。”

陆峰说了声谢谢,坐了下来。

“我是新鸿基的董事长,也是今晚这场宴会的召集人,这两天的时间,你的风头很盛啊!”冯先生指了指旁边的冯志耀道:“这是我的小儿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