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

坐在椅子上陆峰长舒了一口气,这件事儿还真不太好弄,陆峰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参与到他和米国的商业谈判中。姜总应该打听到不少陆峰的消息,心里已经有了戒备,这个时候如果还跟对方说,不要相信对方,你要信我,只会让对方反感。此时的陆峰要表现出一副,我会全力帮助你做出最好的选择,努力的促进双方的合作。其实人与人的交往很简单,处对象也一样,千万不能让对方对你有反感的情绪,一旦出现这种情绪,不论你说的天花乱坠,都是无效沟通。陆峰坐在那想了一会儿,这件事儿得抓紧时间去弄,免得夜长梦多,至于星空传媒那边,陆峰打算跟杜总见一面,把一些基础的东西谈好,剩下的交给魏艳丹去接洽。正在琢磨着怎么安排时间,电话响了起来,陆峰接起道:“哪位啊?”“陆总,是我,你兄弟。”电话那头兴冲冲的说道。我兄弟?陆峰微微一皱眉,听着也不像是大头的声音啊。“我兄弟比较多,你哪个啊?”陆峰问询道。“陆总,你看你,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就把兄弟我忘了,我德生、德劲的董事长。”郑总提醒道。“哦哦哦!”陆峰连着哦了三声,心里却在嘀咕,怎么变自己兄弟了,这真是送上门的兄弟。“郑总怎么跟我称兄道弟了?”“兄弟啊,这个年我想了不少,咱两不应该这样,有个词儿叫远交近攻,我看了一下咱两家小家电的市场销售情况,我们应该合作的,最大的敌人是长虹,你明白嘛?”郑总情绪激动道。“你说的对,那你什么想法?”陆峰问道。“是这样,我的销售渠道是不如佳峰的,现在我们的销售渠道依然是外包的状态,如果我们两家在销售渠道上合作,这不是双赢嘛?”陆峰点点头,说道:“就是说,让佳美的销售渠道卖你的产品,然后你的渠道卖我的产品,扩大销售渠道,对吧?”“对,但是只限于小家电领域,像电视机这种的就不行,因为销售渠道是外包嘛,我也控制不了,你觉得怎么样?”“不怎么样,我的产品力不如你,混在一块卖,只会让我的更不好卖。”陆峰想都不想的拒绝了,对方这是把他当脑残啊。“不是,我可以在小家电领域的技术方面,给你一定的共享,兄弟我能亏了你嘛?”郑总的声音里满是仗义。可是陆峰从他的声音里只听到了狡黠,不过又一想,先看看什么技术再说。“见面谈吧,两天后,我去深圳。”“好好,兄弟我设宴等你。”电话那头格外的真诚,聊了半天技术方面对佳峰的提升,反正话说的特别漂亮,什么一家人,什么兄弟公司。挂了电话陆峰总觉得他说的这些话有些熟悉。陆峰又给杜总打了过去,刚聊了两句,杜总给了陆峰一个大大的惊喜。“陆总,你投资的那部电影票房爆炸,破两千万了。”“哦!”陆峰很是平淡道。“啊?我说那部电影票房破两千万了,您没听见嘛?”杜岩有些不敢置信道。“听见了啊,这有什么可惊喜的?”陆峰真没啥惊喜的,《武状元苏乞儿》这部片子票房本来就很高,再加上星爷、达叔这样的黄金组合,票房保证。“两天后咱在深圳见面谈合作的事儿,我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到时候会给你介绍一个负责人进行接洽,这也是你们打入内地市场的好机会。”陆峰沉声道。“没问题,两天后见!”陆峰挂了电话,站起身出了办公室,这两天的时间他要给公司安排下去,内部的管理,张凤霞确实管的不错,但是大的部门之间还是存在不少问题。两天的时间,陆峰开了不少会,基本上是连轴转,还去了一趟下属的配套厂子进行视察。企业自我配套,进行重资产投资的好处就是,关键时候不会被人掐脖子,坏处就是,一旦企业运转出现问题,配套厂也会成为累赘。轻资产与重资产没有绝对的好与坏,轻资产投资小,非常灵活,昨天可能还是服装公司,第二天就能甩开供货商开始卖机械。陆峰给配套厂区的要求是,自我寻求市场增长点,供需主厂区的时候,也要保持自己的盈利点,自我探寻市场,不能一味的依赖给佳峰供货为生。要求是,内部需求大的时候,优先供给内部,内部销量不佳,及时调整方向,对外寻求市场,不能拖累公司。开年讲话后,一些中层管理开始觉得企业不稳,已经在打离职了,陆峰给高层内部开过个会议,佳峰电子不可能崩塌,最多就是断臂求生。一旦真的出现危机,可以卖掉一些配套厂换取现金流,这已经是最差的选择了,实在不行就从金融企业进行借钱过桥。夏天的时候,银行的两个亿的借债到期,完全可以先从其他地方借两个亿出来,先还钱,再从往银行往出来借,银行要是不借,陆峰就去找黄友伟,这是他的底气。佳峰电子是黄友伟的脸面,只要他搞不出来第二个佳峰电子,这个脸面就不能掉。据陆峰所知,今年的招商引资已经开始,佳峰电子成为了非常好的案例,进行对外展示,就因为两个亿的借贷,黄友伟跟陆峰翻脸?这是一个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两天的时间转眼而至,陆峰坐在前往机场的车上,旁边坐着魏艳丹,小半年的时间,她的变化很大。整个人瘦了一圈,看上去多了几分锐利,面对陆峰的时候,从容了不少,办事儿也更加老练。按照她的话来说,这小半年时间,她除了白天处理各种事情,晚上都在自学,人事管理、财务、商业规划等,涉猎的颇杂。“陆总,娱乐方面的您是希望借助对方的优势,进行资源整合后,完成我们的成长,还是暂时的过渡?”魏艳丹侧过脸问道。“权宜之计,不过娱乐和媒体分不开,我也希望拥有自己的媒体传播,自有媒体后就会传播我们的价值,这个世界的媒体就是大喇叭,谁的声音大,普通人就相信谁。”陆峰靠在位置上闭目养神道。“我的想法是,今年低投入,借助对方的资源,进行内地的商业演出,从中抽利,回报较大,到时候签一个艺人地区的的独家代理,您觉得他能答应嘛?”“尽量争取,你自己去谈。”“好的。”魏艳丹目光转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事业部是一个综合性的部门,整合企业内部资源,主管的就是人才储备中心,其他的都有各自的上级部门。娱乐媒体方向算是她第一次操刀一个具体的项目,雄心勃勃。随着飞机降落,陆峰让柳城去安排魏艳丹一行人落脚的地方,自己开着车回了家,开了门,走进家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屋子打扫的井然有序,沙发上还放着江晓燕织了一半的围巾,原本是打算回去的时候给陆峰围着,结果没织完,桌子上放着针线盒,扶手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子,里面装着成团的毛线。上次陆峰回来,她说给织个毛衣,陆峰说自己不喜欢穿毛衣,结果她已经把毛线买回来了,硬是让陆峰撑了半天的毛线,她把所有毛线打成团才算完。一个环境,习惯了有那些人的存在,当某一天自己一个人,就会觉得各种不适应,陆峰原本打算自己做个饭,也没心情做。给江晓燕打了个电话,跟她说着现在的心情,结果被笑话了一顿,她哪天不是这样?傍晚时分,陆峰在空荡荡的屋子实在待不下去了,开车去了研发公司,跟柳城喝了一顿酒,在酒店里住了下来。次日一早,陆峰被传呼机的声音吵醒了,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冯志耀发来的,他说已经出发,一会儿就到深圳,中午就能去苏州。“真是活祖宗。”陆峰翻了个身,从床头拿起电话,给冯家打了过去,要到他的传呼号,给他发了一条消息继续睡觉。上午九点钟,冯志耀拖着一个行李箱出现在了酒店,跟柳城坐在会客厅聊着。“我之所以过完年再来,其实还是对他不放心,目前公司成了这个样子,我爸很不开心,那么多钱投进去,搞成这样,太不像话了。”冯志耀坐在对面翘着二郎腿,满脸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柳城看着他的行李箱,点头道:“我知道,我能理解,毕竟那么多钱投过来嘛,您要不呆在研发公司吧,今年公司的资金主要都在这。”“不不不,我得寸步不离的跟着陆峰,他这个人要盯紧,我爸说的。”柳城原本还以为对方是怕资金外流,来盯着钱的,现在看来人家好像不差钱,就是盯上人了。他刚才还在想,陆峰让他花钱别太抠门,人家要是在这盯着,可不敢那么花,现在看来是想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