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看着她破涕为笑很是无奈,每一个高管都有各自的需求,有的想要员工股权,有的想要高年薪,有的希望能独自管理一个部门,不要别人插手,这些陆峰都能满足,唯独面对张凤霞的时候,有些不知道该拿什么留下她。

聊了不少生活里的事儿,说的最多的还是江晓燕,张凤霞劝了他一会儿出去了。

新厂区是连轴转,人换班,机器不停,傍晚六点钟,厂长接到电话通知,三班倒更改为一班,只要库存到达红线标,立即停产。

接到这个消息,厂区的管理层全傻眼了,不知道在这种火热的销售情况下,为什么要下这么大的命令。

厂长办公室内,一堆管理层聚集在一块抽着烟,椅子上坐着一个中年平头男人,面色阴沉的吓人。

“这什么情况?突然减产,市场上供不应求,这几天给我打电话想拿货的特别多!”

“就是啊,上面的脑子都有病!”

“我来这个厂之前就说了,佳峰电子在行业内声名狼藉,高层管理都是猪脑子,那个老总是个关系户,那么硬的后台,愣是混到今天,也是够废的。”

“厂长,如果停产的话,那加班费给不给啊?我们这工资怎么算?”

“行了行了,我打个电话问问,留一个班没法弄,问问能不能留两个班,现在库房还空着呢。”厂长说着话给上面打过去电话。

“闫副总,咱这个生产。”

十几分钟后,闫副总敲开了张凤霞办公室的门,问道:“张总,那边说库房一点货都没有,工人也想多加点班,三班倒去一个班,两班倒,行不行?”

张凤霞抬起头盯着闫副总目光凌厉,喝道:“你在跟我讨价还价?知道什么叫执行嘛?我说的不够明白,库存达到红线之前一班生产,达到红线后停产,执行就好,这种事情用不着厂子里考虑!”

“好,我知道了。”

“谁让你来的?”张凤霞把他叫住,问道:“厂子里的人让你问的?”

“没没有,他们就是反应一下情况,就是说市场。”

“市场什么?他们懂市场?那要市场部干啥?新厂区是挖来了不少新的管理层,别把一些臭毛病给我带过来,你还跑来问我?”张凤霞脸色越来越难看,喝道:“扣你半个月工资,把新厂长给我开掉!”

“不是,张总。”

闫副总看到张凤霞看向自己,顿时不敢说话了,再说下去,他也会被开掉,急忙点点头出去了。

走出办公室背后一层冷汗,他刚刚担任副总没多长时间,感觉干不长了,心里暗暗骂了一顿新厂区的厂长,这不是坑自己嘛。

夜幕下,一车接着一车的vcd从各大厂区飞驰而去,短短十几天的生产和备货,巨大的利益催发出资本最强的生产力。

所有人都憋足了劲儿,想要在这场新科技爆发中捞一波油水,之前在饭局上的年轻人趁着夜幕卸货。

他把自己的一大半家底都用在了购买主板上,自己再买一些便宜配件进行组装,弄了个小作坊,找了七八个工人,两天内就能全部组装完,成本只有不到三千块,卖一台就是四五百的利润。

年轻人没干过什么活儿,搬完一百台vcd主板,累的一脑门汗,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星光,给自己加油打气道:“加油,人生就要奋斗,今天吃的苦,明天会自信的站在台上讲出来,像偶像致敬!”

说完他看着作坊里的主板,堆积在一旁的便宜配套塑料壳,心里说不出的成就感,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创业。

夜幕下,报社正在进行新闻排版校正,一个中年男人戴着眼镜,给人一种严谨的感觉,看着眼前的头条,赫然是:陆峰,一个屹立神坛的男人。

“咱啥时候才能混成人家这样?”中年男人伸了个懒腰,脸上露出了笑容,朝着旁边的人说着。

“没权没势别想了,不过这个陆峰挺年轻啊,这么多钱,咋花啊?”旁边一位年轻人砸吧了下嘴说道。

“你以为一件衣服上千块,一双皮鞋大几百,卖给谁啊,都是这些人买,学道,你刚来,咱单位也不错,只要稳定。”男人拍了拍年轻人肩膀道:“没问题,刊印吧。”

边学道站起身道:“好,咱这是挺好,就是夜班熬人,也不知道熬到啥时候。”

现在不少媒体喜欢封神,上一个被封神的男人是牟总,报纸媒体在九十年代出现井喷,各种各样的私营媒体大批出现,新闻内容上面竞争格外激烈。

次日,一大早,各大电器店开门,每一个店主的脸上写满自信,迎接新的一天抢购,今天货源绝对够,将‘新货已到’的牌子推了出去。

陆峰醒来吃完饭,一沓报纸摆在了桌子上,其中一张小报纸放在最上面,标题就是陆峰屹立神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