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出了商场在周围转悠了一下,打听其他店铺的库存,明天将会有一大批货物到位。

回到车里,陆峰坐在后座把买来的vcd掰烂,拿出了里面的主板。

“弄坏干什么?”冯志耀纳闷道。

陆峰盯着主板的线路看了好一会儿咧嘴笑了,把主板递给冯志耀。

冯志耀端详了一会儿,惊奇道:“错版的?他们生产的全是错版?”

“现在有多少厂商在生产我不知道,这些图纸已经在黑市上疯狂的售卖,这就是我给他们准备的第二坑!”陆峰抿着嘴笑了起来。

“如果大量生产囤积,准备砸市场,站稳脚跟,这一下损失太惨重了,我们可以继续生产,估计能占一段时间市场。”冯志耀高兴了起来,开心道:“这个时间差,足以让金豹站稳了。”陆峰点点头道:“不过这两天要避其锋芒,先降下产量,免得库存太大,消耗资金流,如此大规模的生产,背后带动的原材料加工厂家一定非常多,当市场足够大,就会有非常恐怖的竞争力。”

“当你看到成品在第一市场形成了内卷,那么第二市场一定已经成了白热化的程度,第二梯队的竞争会导致供货商价格下跌,也算是一种福利嘛。”

冯志耀想了一下,这些话正好对应了他所学的三级市场,材料市场,加工市场,成品市场,一波带动一波,环环相扣,初始材料上涨会导致材料加工市场上涨,接着影响成品。

若是第二市场出现巨大的滞涨,前端市场消化不掉,就会形成价格竞争,只要外溢的材料无法消耗掉,那么成品市场就不受初始材料的价格波动影响。

“回去吧!”陆峰朝着冯志耀道:“别傻乐了。”

“峰哥,我问个事儿,就是现在拿三个亿过来,能佳峰电子五个点的原始股权嘛?”冯志耀试探着,眼神通过后视镜观察着陆峰。

“做什么梦呢?你懂融资嘛?我要是拿三个亿,再给五个点的原始股权,你爹不得杀了我?以后谁敢投我?”陆峰没好气道:“你上学时候学的啥?”

“我回去跟我爸商量一下,他跟我说,给我一笔钱让我投资,我现在就想投你!”冯志耀嘿嘿一笑道:“峰哥,我觉得你挺缺钱的,公司的窟窿不少,六月份还有两个亿要还。”

“对啊,还有银行两个亿”

“我给你解决!”冯志耀急忙说道。

“我根本不在乎,我差那两个亿嘛?”陆峰看着他道:“你真的应该多了解一下大陆现在的政策,那两个亿就是不还,谁能把我怎么着?敢让我破产?着急的不是我,是银行,是市政!”

“额?”冯志耀也是一愣,没想到陆峰如此坦然,问道:“银行要是收缴抵押物怎么办?厂房就没了,我们那边一旦被收缴就破产清算了。”

“他敢收缴我就敢停产,你也不懂,香江那边的产业已经发展起来,而且地方太小了,不能说巴掌大,手指甲盖大小个地方,屁大点人,一共就几个区,没啥内部竞争,大陆可不一样,你看看那些市,每个市遍布着乌纱帽,大家都红着眼往上爬。”

“也不能这么说,都是有奋斗目标的有为官员,以后做投资记着一点,越能忽悠,嘴里面跑火车的越要投,懂不懂?”陆峰教育道。

“不是应该投实干型的嘛?有产业有发展前景的。”冯志耀纳闷道。

“你爹让你跟着我算是他最好的投资回报了,教你一招,一个行业有发展前景,这个行业可能会出现一百家公司,其中有一家能成功,你确定你投资那么准?”

“所以要投能忽悠的,你投了一千万进去,他掉过头就能再骗一个进来投三千万,进入第三轮投资的时候,你看风向不对就撤走,你还赚了,投资界有一句话,叫做第一个冲进来的是莽夫,第二个冲进来的是傻子。”陆峰靠在后座上说教着。

“那第三个呢?”

“是韭菜!”

冯志耀:

郑总名下的皮包公司已经在疯狂生产了,货物已经堆到了市场一线,借助各大分销渠道、批发等往外推货物。

这样大量生产的厂商很多,比如郑总名下的厂子就叫‘真金豹’,为了生产vcd,郑总已经把去年的利润全部挥霍了出去。

如果市场爆炸,那就靠这个赚钱,如果大家都卖不出去,佳峰电子倒闭,他从长虹挪用资金收购,这么机灵的风险对冲,也就他想得到。

“喂,李总!”郑总靠在椅子上格外嘚瑟,满面笑容道:“市场渠道已经铺的差不多了,这两天金豹销量缓慢了不少,他们货物铺不到一些地方去,接下来就是咱赚钱的时候了。”

“市场这几天可能会饱和,不过我认为,一天卖个一万台,应该没啥问题。”李总琢磨着道:“这商业就像是玩麻将,我可以捏牌,也不能让对家糊!”

“我听说那个焦恩凡想回来?现在这情况可不好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