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十来个重要的省份市场,在集中的电器城区域不同程度的出现了这种状态,其实大厂家根本不怕这种竞争,价格能够稳下去。

最先撑不住的是一部分组装小作坊,他们把家底都砸进去,看到市场风向不对,第一时间想要卖掉止损。

只要有一个人开始这么干,就会形成连锁效应,造成市场雪崩,用户只要听说有人以低价买到过同样的产品,那么就会怀疑这类产品的价值。

下午情况更加糟糕,几个金豹的柜台彻底卖不动了,来看的人非常多,买的人寥寥无几,转几个柜台后,心里那股购买的冲动被消磨差不多,要么买个便宜的,要么再等等看,毕竟是个大件。

朱立东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市场的变化,给几个经销商打了电话,回馈过来的情况让他心里发慌。

思来想去,还是跟陆峰报告吧,市场的情况以及让他觉得要完。

陆峰给自己泡了一杯茶,今天下午算是放半天假,办公室里放了一台vcd,播放着粤语版的《僵尸先生》,片子虽然是85年拍的,可是依然看的人津津有味。

张凤霞也坐在沙发上看的入神,冯志耀坐在窗户边目不转睛的看着。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吓得张凤霞一机灵,掉过头问道:“谁啊?吓死我了。”

陆峰接起电话问道:“哪位啊?”

“陆总,是我,市场出现大波动,前段时间我就察觉到盗版增多,今天彻底爆发,经销商反馈,很多产品价格压的很低,导致我们销量暴跌!”朱立东急切道。

“哦,知道了!”陆峰问道:“还有别的事儿?我看片呢。”

“陆总,我能感觉到,这个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咱要不要退步?很多经销商给我打电话,要求我们打击盗版,要不然他们没法卖。”

“盗版治不了,不许降价,卖的少就慢慢卖,过段时间就好。”陆峰的声音里流露出的是满不在乎,说道:“你也别着急上火,没啥用,安稳着呢,厂子那边已经减产,不用怕!”

朱立东察觉出陆峰的淡然,他要觉得没问题,那就没问题,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后挂了电话。

接着给经销商打电话过去,直接告诉对方,陆总说不要降价,不要慌,怕个球!

自从上次的事儿,经销商对于朱立东的信任没那么好,反而对于陆峰格外的信任,这也算是陆峰无意中削了朱立东在市场部的权威。

随着天色昏暗,今天是金豹上市以来,第一次没有售罄,这个状态让不少人都感觉不安,可还是有一些人心存幻想,认为明天就好了,明天是周末,有更多打算来买vcd的人会空出时间来。

第二天,市场开始出现恐慌情绪,以创业年轻人为首,他已经不敢进货了,原本以为两三天内能把一百台机器卖出去,可是昨天一台都没卖出去。

一些扛不住的开始降价处理,各大厂商依然在疯狂的生产着,就连郑总、李全亮这些大厂家都感觉市场存货太多,随时准备停产。

产品外溢太多,市场消化不了,堆积在库房里会压非常多的现金流,大厂已经感觉不对劲,但是中小厂商还没有感觉到危机。

并且有更多后知后觉的人进入这个行业,厂子里面偷偷运出来,对外批发,各种渠道冒出来的主板,正在疯狂的流入一些小作坊,倒爷的手里。

这些人认为,现在的vcd风口就像是当年的走私电视机一样,只会疯狂的赚,永远有市场。

这股力量推动着市场前进,大厂刹车踩的再狠,也停不下来。

金豹vcd销量暴跌的消息迅速被各种媒体关注,又开始了一天的撰稿,报社内中年男人看着头条标题叹了口气,朝着旁边的年轻人说道:“你看吧,昨天还屹立神坛呢。”

年轻人看了一眼,噗嗤一声笑了,标题是:金豹vcd销量暴跌,陆峰跌落神坛。

现场一片笑声,众人感叹还是报社工作稳定,这样的人生起起伏伏,今天飞上天,明天就摔下来,摔个稀巴烂。

夜幕下,饭局依然在热络,只不过很多人开始犹豫,前几天决定拿钱投资搞vcd的人们,现在不敢进去了。

“金豹听说不生产了?梁总,你不是说跟陆总是好兄弟嘛,打个电话问问啊。”

“就是,你一直说叫陆总来,这都几天了,还没来?”

“不能说买你的材料,然后市场不好卖不出去。”

梁力高一脸尴尬,急忙端起酒杯道:“大家安静一下,现在做vcd的人太多了,市场会淘汰一些垃圾产品,然后就好了,我们的pcb板就是我好兄弟的供货商,质量绝对没问题,跟你们说,这几天价格涨的厉害。”

“我觉得过段时间价格会下跌,买一批回去屯着,到时候vcd市场有了,绝对挣大钱,这个产品是未来驱使,知道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