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已经是深夜,一间会客厅内坐着七个老外,为首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大胡子男人,胡子修理的特别精致,有着一种老绅士的感觉。

“他说把具体的事务交给了更专业的人,我们都来了快三天了,什么进展都没有,感觉这位姜总很没有诚意。”

“我也是这么认为,不断的推脱,当地的市政非常有诚意,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如此大的投资,也就我们能出的起,刚才我给咨询公司打了个电话,他们跟我说不了解其中的缘由,实在是让人气愤。”

“他们是如此的不专业,如此的怠慢我们,想不通,难不成本地有人出资更高?还是说当地的市政准备自己出钱?”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其中的可能性,他们对大陆地区的商业环境并不了解,除了带头的史密斯早年间来过一趟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来。

这段时间他们很少出门,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感觉惧怕,尤其是从媒体上听说的一些事情,安全是第一位的。

“他既然委托给了别人,明天谈判就知道了,早点休息。”史密斯站起身出了会客厅。

其他人也只能各自回屋去。

次日一早,陆峰给苏有容打过去电话,这次接了起来。

“谁啊?”电话那头带着几分睡意朦胧。

“我,陆峰,公司最近正在注册,过几天应该就搞定了,你那边进行的怎么样?”陆峰问道。

“正在进行,已经找了几家银行去谈股权质押的事儿。”

苏有容刚准备继续说,房门被推开,陈总围着一条浴袍走了进来,问道:“大清早的,给谁打电话呢?”

“公司里的事儿,最近研究投资方向,比较忙。”苏有容回过头面带笑容道。

“你今天别忙了,我今天休息,在家里呆着,先洗个澡。”陈总说着话开始解睡袍。

“好的,我陪您。”苏有容对着电话道:“投资的事儿到时候面谈,先挂了啊。”

说完挂了电话,她从被窝里爬了出来,走到陈总身边温柔的帮她褪去睡袍,俩人朝着浴室走去,时不时轻声呢喃几句挑逗。

陆峰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整个人愣在床上,放下电话躺在那好一会儿有些回不过神,只能感叹苏有容是个没有底线,不折手段的人。

如果是陆峰,他万万做不到,有些令人作呕的事儿是突破底线的。

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吃过早饭,跟冯志耀交代了一会儿,换完衣服已经是九点钟,陆峰在服务员的引领下去了会议室。

没几分钟时间,会议室门被打开,七个金发碧眼的老外鱼贯而入,陆峰站起身走上前,伸出手道:“欢迎,我是现代电视机研究所所长姜万勐先生的代理人,旁边这位是我的翻译,相信我们今天能够有个好的成果。”

冯志耀站在旁边叽里咕噜的翻译了一大堆。

史密斯朝着陆峰叽里咕噜的说着,其实陆峰都听得懂,只不过需要冯志耀这么一个中介。

“他们说,没想到陆总如此年轻有为,他们非常愿意推进合作关系,加快建设生产,他早年间来过国内,惊叹于我们的发展,都是陆总这样年轻有为的有志青年做出的杰出贡献。”

冯志耀翻译完自己都觉得恶心,嘀咕道:“他从哪儿看出你有志青年,还杰出贡献?”

陆峰朝着他看了一眼,冯志耀闭嘴了。

双方讲了一堆客套话,什么不远万里,舟车劳顿,什么泱泱华夏锦绣河山,十来分钟后才坐了下来。

“之前我们跟姜总谈过,而且谈的很愉快,我们投资一千七百万美金,其中包括专利权、生产建设、公司名字、销售渠道,其中公司股权,我们占百分之七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由管理层把持,而且我们将会派出团队,在公司管理运营方面进行监管。”

对方一顿说,基本上把姜万勐说的那些事儿,重复了一遍,陆峰翻看着眼前的文件夹,脸色拉了下来。

“让他闭嘴,就说我看过了。”陆峰沉声道。

冯志耀翻译完,现场寂静了下来,陆峰对于现场气氛和谈判节奏把握的非常好,沉着脸道:“这个方案我们不接受,你们说自己是风险投资,但是从各项数据来看,你们的风险并不大,我们的市场非常广阔,消费潜力很大,可持续时间长,从长久来看,你们的投入和回报悬殊太大。”

“简单来说,你们花小钱办大事儿,现在我这里有两套方案,第一,你们追加投资,将资金追加到不低于五千万美金,就算是如此大的投资,你们最多五到八年就能回本,快的话,三年就可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