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堵领导这种事儿,基本上每一个企业家都干过,有人甚至为了贷款、免税这种事儿,堵在门口长达一个月之久。

王市长在另一间办公室内看着楼下的陆峰,一个头两个大,快下班的时候,通知下去,让保安把俩人给弄出去。

保安过来清人,陆峰就知道他要下班了,也不跟保安吵吵,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市政大院,在门外等着。

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出了大门,陆峰在大门口远远的看到是他上了车,车辆一拐弯,陆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司机吓了一跳,一脚刹车停在了原地。

“有病啊?找死啊?”司机降下车窗骂道。

陆峰站在车前,盯着车内,后排的王市长用手揉着脑袋,嘴里不停的哎呀,他已经快被这人折磨疯了。

“撞人是吧?”陆峰用手拍着前机盖喝道:“怎么开的车?瞎啊?”

陆峰说着话朝冯志耀招手,让他过来,冯志耀走过来,他实在不明白陆峰冒为什么冒这么大风险。

“躺下!”陆峰朝着冯志耀道:“躺车轱辘底下!”

“啊?”冯志耀傻眼了,这不是找死嘛,直摇头道:“我不躺。”

“让你躺就躺,他敢压过去,我就跟他没完,听我的没事儿。”陆峰轻描淡写的说道。

冯志耀瞪大眼睛看着陆峰,好家伙,压的不是你,这么大个车,就算是从腿上压过去,那也断了啊。

“这没用。”

“你不懂,这非常有用,快躺!”陆峰说着话已经爬上了前机盖。

司机骂骂咧咧的打开了车门,要跟陆峰理论一番,冯志耀虽然没躺车轱辘边,但是站在了车前。

“你他妈有病就去治,信不信我抽你?”司机吼道。

“打人了,都看一下,市政的打老百姓了!!”陆峰扯着嗓子大声喊着,用手拍打着前挡风玻璃,一副泼妇样子,嘴里嚎哭不断,就是不见掉眼泪。

“没法活了,太欺负人了,你今天撞死我!”

“你把我撞死!!”

“没天理,都过来看看,市政的车要压死我们,光天化日啊,太阳都没落下去呢。”

已经有人朝着这边看过来,围观看戏是我国人民的本能技能。

王市长扛不住了,不能这么闹,这样下去要出大事儿,伸手推开车门,走下车,脸色犹如猪肝一般难看,整张脸拧巴到一块。

“陆峰!!!”

陆峰抬起头看着他,说道:“您要给我做主啊,他要撞死我,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也不想活了,让他撞死我,撞!撞呀!”

陆峰从机顶盖下来,用脑袋盯着司机的胸口,不断的让他撞,那场景,司机都快把肺气炸了。

“耍无赖是不是?有你这样的吧?”

陆峰一只手抓着车门把手,朝着王市长道:“我把话撂在这了,事儿不解决,我就闹。”

“你好歹是个民营企业老板,你能要点脸嘛?哪怕就一点点,一点点就好。”王市长恨铁不成钢的说着,他说话的时候后槽牙都咬着。

“我不要脸,今天我就是要把话说开了,我帮着弄vcd就是希望这项技术的专利留在国内,它是科研的希望,这里的土地,不适应它生长,你就是为了你自己,你想过科研工作者嘛?”陆峰朝着他质问道。

“这里凭什么不适应?你说不适应就不适应,你谁啊?”王市长呵斥道。

“这个地方,不管是运输、产业、配套都不适应,你知道全国有多少研发人员嘛,他们手里的经费有限,又渴望研发出东西,但是国内自主创新一直没有希望,vcd就像是一剂强心针打了进去。”

“这是什么,这是研发的希望,你希望外资进入我能理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研发出一项新技术,就吸引外资来,是什么后果?”“你不想那些,你就是想弄产业基地,就跟那些垃圾产业基地一样,盖的时候铺天盖地宣传,盖完以后荒草一堆,我在干什么,我在守护这来之不易的成绩。”

“史密斯团队就是拖,不就是想拖垮我嘛,您要是执意要推进,去给姜总压力,然后成就这段佳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要干什么?”王市长神色阴沉道。

“不干什么,就是往外捅,就是闹!”陆峰斩钉截铁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