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女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向陆峰笑了笑坐在一旁不说话。

酒吧里劲爆的音乐下大部分人都在摇头晃脑,陆峰周边的人们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保安走了过来想管,可是这里阵势这么大,他们也得罪不起。

一个内保站在外面跟鸡哥手底下的人商量,想打架可以出去打,打死人都没关系,结果还没说完,就被一把推开了。

夜曲酒吧算是这里最大的酒吧,这种地方绝对有人罩着,而且还不是一般人,各大帮派都有设立堂口,一来是方便管理自己人,二来,也是跟其他人争夺地盘。

这些帮派也不是纯靠保护费,有着自己的公司和产业,甚至这家夜曲酒吧里也掺了股份。

一间洗浴的包厢内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电视里播放着电影,座位上零零散散的坐着八九个人,裸露的上半身都有相同的纹身。

房间门打开,走进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走上前道:“堂主,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儿了?”中年男子有些不满的问道。

“咱的人在夜曲酒吧被人打了,还是个大陆人!”

“打了就打了呗,小弟那么多,管的过来嘛,别打扰我。”男人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

“可是他派人过来叫人,对方还在那等着呢,而且是刚加入我们,就怕会影响我们在道上的口碑!”

“哎呀!”中年男人有些不满的站起身,他这个年纪,对于打打杀杀早就看淡了,这帮派也是一门生意。

不管是不可能的,在道上口碑坏了,对于吸收新成员很麻烦,尤其是其他竞争对手可是很努力的。

“码人!”

几分后,七八辆车飞驰而去,穿过两条街停在了夜曲酒吧门口,如此阵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酒吧这种地方,打架再正常不过,蹲在门口一晚上能看到不低于十次干架,但是这么大阵势,最近是第一次见。

车门打开,中年男人走下了车,一些混的时间长的人顿时认了出来。

“南哥!这回事儿大了。”

“什么南哥?”

“竹联在这边的堂主,绝对是一手遮天的人物。”

“南哥来了,今晚夜曲是出啥大事儿了?”

“你们不知道嘛,帝王卡座上一个大陆仔把竹联的人给打了。”

酒吧内,不少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但是该摇头还是在摇头,鸡哥的一个手下跑过来叫道:“堂主来了!”

这四个字飞到唐中韧耳朵里,瞬间变了味道,他真没想到这么点事儿,能吸引来一位堂主。

唐中韧身边的女人听到堂主来了,脸上刹那间恢复了笑容,常年在酒吧里混的,她非常明白,唐少爷这种的,顶多算肥猪,想要混的如鱼得水,还是要跟堂主这样的男人打好交道,才不会被人欺负。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南哥抽着雪茄,脸色很不好,身上披着一件西服外套,前面有人开路,所过之处所有人都被推开。

就算是摇头摇的脑子不好使的,此刻看到这阵势也急忙往后退两步,面露惧色。

众人推推搡搡的到了卡座旁,南哥叼着雪茄,开口问道:“谁动我的人?站出来!”

“我!”陆峰看向他开口道。

“你想怎么死?说个遗言吧!”南哥倒也是个干脆人,很是开门见山的问着,披着的外套一晃一晃,隐约可见腰间别着一把手枪。

“南哥,我可是想了你好久啊。”女人站起身柔情似水,声音嗲声嗲气道;“人家好崇拜你的,就是这个大陆仔,来这里闹事儿,本来唐少请他喝酒的,没想到他居然不给面子,还玩你小弟的马子。”

南哥看向唐中韧,上下打量了一眼道:“船业集团的?”

唐中韧跟这些帮派的人不熟,但是面对有钱人还是要给几分面子,如果是特别有钱的,就特别给面子。

船业集团不在此列。

“就是来这里玩的,跟我没啥关系。”唐中韧先把自己摘干净了。

鸡哥看到乾坤已定,用手捂着脑袋爬了起来,再次嚣张了起来,抬手一把将桌子翻了,瞬间酒水洒落满地。

“不是嚣张嘛?吔屎去吧,来人,给他从厕所挖一坨黄金来。”鸡哥盯着陆峰恶狠狠道:“你现在两个选择,一个是被一枪毙了,另一个是吔屎!”

吴姐眼看事情要失控了,急忙站出来想说句话,刚往出走了一步,就被推了回去,李芳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这回真的是把天捅出个窟窿来。

随着南哥到来,现场的音乐也停了,所有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盯着陆峰议论纷纷,没事儿干惹人家,真以为有两个钱可以为所欲为嘛?

“有钱牛逼啊?现在看他还有什么办法?”

“就是啊,也就是在咱面前,拿着钞票嚣张,在南哥面前,他那点钞票连个屁都不算。”

“咱要不要走啊,万一一会儿开枪,别被误伤!”

“垃圾有钱人,老子就是要看他怎么出糗。”

南哥两步走了上来,盯着陆峰看了两眼,问道:“你就是那个大陆首富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