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吃完饭,正好是晚上八点左右,透过窗外可以看到远处的天空绽放一片绚烂的烟花,空气中偶尔被风吹来的鞭炮味道,有了几分年味儿。

年,不仅是是那几天,从孩子一放寒假,一家人的年基本上算正式拉开帷幕,买衣服、买菜、买肉、买对联,每一件事儿都荡漾着二十多年后不一样的味道。

在北方,孩子跟着家长买东西,小脸蛋冻的通红,看到好吃的要吃,家长不给买,自然是躺在地上打滚,这时候哪怕是人来人往的年货摊位上,父母也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吝啬,给他最爱的大耳光子。

“又一年!”

陆峰看着窗外的烟花,声音里掺杂着对时光的感叹,还有几分迷茫和压力。

哄闹的包间陷入了短暂的寂静,所有人都看着窗外。

一只手伸了过来,紧紧的抓着陆峰的手,柔若无骨的小手传来一阵温热,似乎能够温暖人心,消除掉所有疲惫,有勇气继续前进。

陆峰看向身边的江晓燕,露出个一个笑脸。

“今天这饭就吃到这吧,大家早点回去休息,经销商大会的事儿批准了,就在深圳办。”陆峰看向朱立东道。

“好,我去安排。”朱立东回答道。

众人下了楼,陆峰发现冯志耀还没安排住处,想着给他安排到隔壁婷婷的别墅,又觉得之前魏艳丹住过,再让他住,人家虽然不在,可是万一听说了什么,也不好看。

“给冯总安排个酒店,暂时住一下。”陆峰朝着柳城吩咐道。

“用不着他来安排,你给我找一个吧,我也想跟你聊聊。”冯志耀盯着陆峰道。

陆峰听到这话有些皱眉,以为这小子要跟自己犯浑,说道:“我能招待你的,尽量招待你,你要是觉得怠慢了,明天可以回去。”

“跟这些事儿没关系,跟你聊点正事儿。”他面带寒霜道。

“行吧行吧。”陆峰朝着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回去,自己给他找个住的地方。

上了车,江晓燕还跟他客气了两句,什么招待不周,这里跟香江不一样,多担待!

陆峰把车开到了另一条上的一家四星级酒店,给他办理了入住,上了楼,进了房间,冯志耀坐下来问道:“如果你无法回答我接下来问题,我明天就回去,而且会让我爸撤资。”

陆峰看着他有些无奈,依靠在靠墙的桌子边上道:“你问吧,你家花钱了,想问啥都行。”

“据我所知,佳峰电子现在市场下滑的厉害,你还有心思跟一群高管吃吃喝喝,玩玩闹闹,除了刚开始聊了两句公司的事儿,你还关心过嘛?”冯志耀质问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板着脸,把那些高管都呵斥一顿,然后把他们工资都扣光?大哥,人家也忙一年了,你不要把你心里幻想出来的那种公司管理方式放在现实里去执行,行不?”

“你也不应该不管不问!”冯志耀追问道:“你的能力呢?”

“大过年的,我们就不能笑一笑?就得愁眉苦脸,解决问题嘛?我的能力?咋地,我去研发公司把那些人骂一顿,让他们疯狂加班,不弄出世界上最厉害的产品,都不给工资?”陆峰深吸了一口气,讥讽道:“妈的,资本家看了都直呼好家伙。”

“两个多亿的投资砸下去,你应该短期内拿出一套可执行方案来,让公司扭转乾坤!”冯志耀站起身大喝道:“你就是没有能力,一个吃吃喝喝的草包!”

陆峰想了一下,问道:“在你的思想里,一家厉害的公司,是不是应该遇见问题,立刻出一份可执行报告,然后快速依照报告执行,接着在市场上大获成功,才叫能力?”

“没错,而你没有这种能力。”冯志耀用手指着陆峰道:“我如果是你,这几天会做一个全面的企划案,然后按照计划执行。”

“咱就说第一步,打破技术壁垒,佳峰电子缺乏技术积累,你告诉我,那些国际大公司,一线国企多年的技术、人才、产业设备积累,你拿什么追?”陆峰问道。

“短期内追不上可以合作!”冯志耀说道。

“好,买技术专利授权,现在大陆的市场竞争多激烈你知道嘛?人家不给你这个机会的,国际的呢?我确实可以掏三个亿买,可是这三个亿我得卖多少产品才能赚回来啊?”陆峰用手拍着桌子道:“老子他妈的把花出去的三个亿赚回来,人家技术升级了,继续买吧!”

冯志耀好像也感觉这个路不太对,气势没那么足了。

“我再买新技术授权,又是未来几年的利润,最后什么结果,结果就是佳峰电子每年营业额可能达到千亿级别,但是利润只有十几个亿,钱呢?你拿什么打破这种桎梏?”陆峰反问道。

“那就让研发公司换人,让有能力的人上。”冯志耀底气不足的说道。

“去哪儿找一夜之间就研发出新产品的人呢?佳峰电子这个局面,不是一时半会可以破的,93年将会是佳峰电子的黑暗之年,能够苏醒过来,我们就走过最漫长的夜,迎接的将是光明,渡不过,就是毁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