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崔秘书这个人,工作上只能算是一般,处理一些日常的工作还是没问题的,因为黄友伟是从冶钢调来的,崔秘书也是指派来的。

有些事儿吧,最终是以妥协为终。

黄友伟刚刚调过来,也不是他一张嘴,什么事儿都天下太平了,一个地方的市政,关系之复杂,人员牵扯之广,有些地方还派系林立,普通人难以想象。

在错综复杂中找到出路,推动地方发展,压制一些关系网势力,不阻挡自己的想法实施,这本身已经非常难。

就像是黄友伟在冶钢集团的时候跟县里乡里的一些人吃饭,饭桌上的话是这么说,您啊,一纸调令,来了是青天大老爷,在您面前我是夹着尾巴的狗,出了这个门,我的脑袋上可画着个‘王’。

过个几年,您又一纸调令,升了?降了?还是明升暗降,或者进去了?

我们脑袋上这个‘王’可是画在脑门上一辈子的。

在黄友伟的眼里,崔秘书这个人眼界窄,有时候还不如陆峰,这辈子也就是个副处了。

大街小巷里飘荡着的年味越来越重,家家户户都在采购着最后一批年货,手里大包小包的,有前点的骑着个摩托车,一般的,骑着个二八车。

路上经常可见大发面包车,拉着一车的老娘们去理发店,烫头是一年一度女人们最具仪式感的事情。

陆峰一家三口上了飞机,陆峰坐在多多的旁边,伸手去翻多多的兜。

“这是我的钱!”多多用手捂着兜叫道。

“爸爸替你保管着。”陆峰盯着她道:“你还信不过爸爸?”

多多直摇头,掉过头看了一眼江晓燕道:“妈妈,爸爸抢我钱。”

多多原本以为妈妈能替自己解围,没想到江晓燕说道:“小孩子身上不能有这么多钱,妈妈替你保管好,你夏天就要上一年级了,到时候买课本啊什么的,从妈妈这里拿,好不好?”

“不好!”多多斩钉截铁道。

江晓燕无奈了,看向陆峰道:“都跟你学的。”

“什么跟我学,我大大滴好人。”陆峰急了。

“你这台词儿就不是好人说的。”

陆峰觉得一般套路从多多这拿不到钱,想了想道:“多多啊,爸爸是做投资的,很多人把钱交给爸爸,第二年爸爸赚更多的钱给人家,有句话叫,死工资不如活理财,你把这个钱投资给爸爸,明年我给你更多的钱。”

小家伙很是认真的想了一下,问道:“那你能给我多少?”

“两倍,就是两份你这么多的钱,你这个钱花了,就没了,如果放在我这,就能一直有花不完的钱。”陆峰大大的眼睛里透着纯真。

“那你要说到做到,拉钩!”

“拉钩!一百年不许变。”陆峰说完伸手从她兜里掏钱。

算了半天,足足有一千六百块,这些人出手还是挺大方的,陆峰数出八百块递给江晓燕道:“一人一半!”

“你怎么能给妈妈?”多多急了,叫道:“不是变更多的钱嘛?”

“孩子,这叫风险分摊,提升你的资金抗风险能力,放心吧,爸还能骗你?”

多多虽然听不懂,但是觉得陆峰挺专业的,乖巧了下来,憧憬着明年这个时候拿更多的钱。

江晓燕坐在那很是无语,这孩子鬼精鬼精的,要是上完小学,再在陆峰身边熏陶下,普通人还真搞不定她。

飞机开始滑行,接着腾空而起,朝着北方疾驰而去。

佳美食品厂今年依然在生产着,按照高志伟的话来说,不停工不停产,大干一年,以面对市场上的激烈竞争,趁着这个年撵上来。

“那个额小王!”高志伟站在二楼的围栏前,手里掐着一根烟,一身灰色的西装,头发也长了,留了个三七分头,朝着下面一个年轻人吩咐道:“把厂子里那几辆车洗了。”

“好嘞,我现在就喊人,刚才李厂长已经吩咐下来了。”小王很机灵,第一时间去叫人,提着水桶出来就洗车。

“这车不是前几天刚洗过嘛?总部来的领导事儿是挺多。”一个年轻人嘀咕道。

“王哥,跟着大领导捞到好处没?”

“人家才来几天,能给他啥好处?”

“我也不图啥,过完年能把我带走,去开个车,咱也见见京城的世面。”

虽然太阳挺大,不过天气可不暖和,水桶里都是冷水,不停的淘洗着毛巾,手已经冻的通红,几个人却热火朝天。

这边的厂子,现在已经是下属生产厂区,把一些重要的职能部门调到了总部,陆峰当初规划的十八个厂区,有九个已经完成了二期工程,投入使用。

佳美食品一跃成为了国内一线食品制造厂商,夏天的时候,算是高志伟的巅峰时期,月销量节节高升,可是竞争对手也随之而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