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总是越来越有气质了,今天正好出来吃饭,刚才你上楼的时候看到你了,当时还跟老于他们说,这可是咱县里的人物啊!”县长抓着陆峰的手,说的很是激动。

“不算什么人物,您才是人物,咱县里面新盖了一栋楼,我回来的时候都看见了,那边的马路都是新的,为人民办好事儿啊。”陆峰夸赞道。

县长脸色有些尴尬,旁边的一个男子说的:“那是新的县办公楼。”

“哦哦哦!”陆峰反应过来也有几分尴尬,补充道:“说明啊,咱这里的营商环境好,财政好,您干的好。”

“咱这里营商环境确实大为改善。”县长接过话头道:“陆总,我记得去年你好像跟我吃过一顿饭,说过点事儿。”

“是嘛?”

“嘶!”

陆峰吸了一口气,仔细的回想了起来,说道:“我这个事儿太多了,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儿,您别见怪,我这一天到晚见的人多。”

“没关系,你去年就是说,给咱这里建个厂子,我还特别上心,吩咐下面的人,一定要给最优惠的待遇,只要佳美食品在这建厂子,啥都好说,我这个盼,望眼欲穿。”县长用手拍陆峰的肩膀说道:“我就说陆总不可能让咱父老乡亲失望,太忙了,可以理解。”

胡同学站在一旁端着个酒杯,他对于结交县里面的领导非常有意愿,在小地方,这些人就是只手遮天的人物。

“王县长,我是胡汉,外号胡汉三,跟咱县里的办公室主任,林栋栋,那是我林叔。”胡同学自报家门道。

“哦哦,你就是胡汉啊,我听说过你,年轻有为啊,只要你们愿意回来发展,为家乡多发展一些,我相信家乡一定会越来越好的。”王县长说着场面话。

“王叔,您还不知道呢?”胡同学很是亲密的叫起了叔,说道:“佳美食品,现在他说了不算,您跟他没必要客气。”

王县长看向陆峰,目光有些狐疑,问道:“怎么回事儿啊,佳美食品可是省里的重点企业啊。”

“就是引入了董事会制度,这种制度下很正常,建厂子的事儿,我确实说了不算。”陆峰也趁机会借坡下驴,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啊,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回馈家乡。”

“自己建的厂子,怎么还弄成别人的了?这样吧,新大楼盖起来嘛,里面的桌椅板凳还没有,也算是你出份儿力,那个额县里面的天木家具厂,从那边定就行。”他朝着陆峰吩咐道。

陆峰对于这种套路熟悉的很,有些时候确实挺为难,说道:“有机会,肯定回馈家乡,最近确实不宽裕,再加上我也忙,去年太忙了,全国各地的跑,跟市里啊,省里啊,走动的比较多,人怕出名猪怕壮嘛,这个领导请吃饭,那个叫去谋划工业园啥的。”

“这样啊?”王县长脸色略微有些变了,想了想,朝着陆峰问道:“跟咱省里面。”

“不算熟吧,就是跟黄婷婷关系挺好。”陆峰看着他道。

胡同学不知道是喝的有些上头,还是想表现一下,开口道:“王叔,就他这样的,真不行,我在南方那边认识好多老总,真的,人家那出手阔绰的不行,这事儿我给你办,我打个电话就能办,我认识一个千亿级别的老总。”

“千亿?”旁边的老于几个人满脸疑惑。

“没错,我找一下名片。”胡同学继续找他的名片,一边找着,一边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是个大老板,桌椅板凳这点小事儿,人家非常乐意帮忙的。

胡同学找了一阵,找出来半张名片,上半面被撕掉,只剩下个传呼号在上面,陆峰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是很无语。

“实在不好意思,我敬您一杯。”陆峰端起了酒杯,有句话叫阎王好见小鬼难搪,越是下面的人,越麻烦,对方架子一般都很大,而且特别容易给你穿小鞋。

对待这样的人,就得客气点,其中不乏一些自尊心极强,稍微不正眼看他一眼,对方就觉得你没把我当个官儿。

“陆总,吃水不忘挖井人,不管走到哪儿,都要想着回家,外面再好,那也不是你的家,这个酒呢,我喝了,你接触的人多,有些话不多说,都在酒里了。”对方说着话碰了一下杯子,接着一饮而尽。

陆峰也跟着一口干了。

胡同学站在一旁,在场的人基本上都站起来了,能够见到这样的领导,对他们来说也不容易,平日里很难接触,有人想客气客气,留个印象,又插不上话,只能干站着。

“寻呼台嘛,帮我呼一下这个号!”胡同学拿着大哥大说道:“就说有个领导让他办点事儿,看到以后给我回个电话。”

挂了电话,胡同学把大哥大往桌子上一放,端起酒杯道:“王叔,之前想请您吃饭,您太忙,今天我敬您一杯,改天您得空了,我请您吃饭,这个酒,我干了!”

胡同学说着话一饮而尽,博了个满堂彩,一众同学也想捧着他,看样子就知道,胡同学更机灵,也想在本地发展,至于陆峰,以后能不能见面还不知道,更别提用不用的到。

陆峰见他想出风头,自然不会抢,他现在躲还来不及呢,恨不得把自己包装成一个破落户,钱这个东西,又是引来的可能是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