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问道:“对啊,你怎么呼叫到我这了呢?”

“我!”胡同学又看了一眼手上的半张名片,他很确定自己没呼错,说道:“我没呼错啊。”

“你这指不定是哪儿来的名片,还千亿老总,结果找到我头上了,你说好笑不?”陆峰笑了笑道:“刚才真的是我媳妇,我真的该回去了,王县长,咱有空可以吃个饭,只要我力所能及的,我肯定给你办!”

“行,常联系,多回来看看。”王县长站起身道:“我也回那边继续吃饭了,如果有合适的企业,可以牵线搭桥。”

“这个是一定的,您请!”陆峰做了个请的手势,王县长走出去后,陆峰朝着众人道:“同学们,这一场聚会确实让我们同窗的友谊得到了升华,以后呢,可以每年聚一聚,这也是我的心愿,能够跟你们成为同学,是我的荣幸,本来想着下午唱唱卡拉ok啥的,实在是媳妇催的紧。”

陆峰说着场面话,大家也都表示理解。

“汉三,去南方常联系,咱都是同学,有什么就开口,你放心,出门在外就是靠帮衬,更何况咱两关系这么铁,今天我请,明年你请,大家吃好喝好,我先走,不好意思啊。”

陆峰说的话可谓是面面俱到,至于走出这个大门,想找陆峰,难咯!

下了楼,陆峰不仅把这三桌的账结了,还把王县长的账也结了,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一点小钱就能解决的事儿,没必要闹的太难堪。

胡同学坐在位置上,手里拿着半张名片发着呆,心里总感觉不太对,又找出了几张名片,打电话过去。

“喂,我汉三,跟你打听个事儿,你认识个老总不,叫陆峰。”胡同学朝着电话那头问道。

“姓陆的老总很多,你说哪个?”

“就是上次跟李总吃饭,他在饭桌上吹嘘的那个老总,是不是姓陆?”胡同学紧张道。

“你说佳峰电子的陆总啊?我怎么可能跟人家认识,我要是认识那种牛人还用混各种宴会结实人脉嘛?”

“那个陆总是不是很年轻,二十多岁,以前是做食品企业的?”胡同学追问道。

“对啊,你不在这个圈子里不知道,人家在电子行业内可是人尽皆知的,那经历老神了,以前创业做出个佳美食品,然后套现拿着一个亿就冲进了电子行业,把电子行业搅了个天翻地覆,这一年多电视机那么便宜,全是因为他,价格战打的脑子都快出来。”

“我跟你说个事儿!”胡同学抽了一口烟,感觉嗓子有些干,是很吸一口气道:“他是我同学!”

“什么?陆总是你同学?卧槽,你发达了!”电话那头激动的叫了起来:“你回这边叫他出来吃个饭,组个局,我告诉你,一大堆大老板想认识他!”

“我刚才就在跟他吃饭,好像得罪他了。”胡同学此刻想死的心都有,自己都干的什么事儿,自己怎么能那么势力眼呢?

要是今天不求他办事儿,只是简单的叙一下同学情谊,再为上学时候打过他那事儿道个歉,俩人关系肯定好起来。

胡同学这个人非常机灵,他非常懂得,跟有钱人在一块不能提钱,要表现出自己就是心甘情愿的为对方付出,哪怕是给钱也得三推五让。

要表现的自己像个纯洁的白莲花,而不是见钱眼开的势力眼儿。

“全搞砸了!”胡同学用手拍着大腿,后悔莫及道:“我以为他的佳美食品被人搞了,失去了控制权,拉了稀,谁能想到人家不仅没拉稀,还窜的更高了。”

全场都朝着胡同学看来,刘江坐在一旁看他一脸懊悔的样子,说道:“要不现在追上去说两句好的?”

“第一印象已经毁了,有用吗,现在追出去只会让人家更厌恶。”胡同学有些无力的摆摆手道:“喝酒吧!”

陆峰原本还担心胡同学追出来,他还得客套,跟机灵人打交道就是舒服,有些事儿大家心知肚明,不需要点破。

在这个社会上做人,千万不要把目的写在脸上。

宋雪梅带着一大家子人回了家,到家没多两个小时就去了老中医那,一间临街的门面房,挂着一块风化掉的尼龙布铁架牌匾,写着老宋中医。

屋子里也较为老旧,房顶上吊下来一根长长的电线,上面挂着一个钨丝灯,旁边的一拍木头椅子,江晓燕坐在那等着,手有些不安的抚摸着扶手。

不知道扶手被多少人抚摸过,已经被盘的蹭光发亮,多多坐在旁边摇头晃脑,目光在后面暗红色的药柜打量着。

“妈妈,不好闻!”

“中药味,你坐在这别乱动,听话。”江晓燕说着话摸着她的小脑袋。

等了快一个小时,前面那个人终于走了,宋雪梅带着江晓燕走到了柜台前坐了下来,柜台里坐着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头,穿着一件白大褂,戴着老花镜,整个人略显干瘦,抬起头看了一眼江晓燕。

“哪儿不舒服啊?”老中医问道。

宋雪梅压低声道:“就是怀不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