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现在是1993年一月十二号,距离过年还有十天时间,夜晚的风有几分凉爽,但是北方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

陆峰坐在那脑子里什么都没想,他只是呆呆的,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

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种状态的时候,或许是太累了,心里积压的东西太多,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对人说。

身为一个男人,坚强是天生的责任,两世为人,陆峰也习惯了这种责任。

可是他也会累,以前的他,累的时候就找个没人的街头坐一会儿,抽根烟,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因为这个世界上能懂你的人太少了,甚至可能根本没有。

当你吐露心声的时候,你身边的人可能都悄悄的笑话你,这个世界很嘈杂,但是这个世界也很独孤。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那么一块地方,堆积着一堆不能说的事儿,虽然蒙了尘土,可是在某个深夜里,突然会跳上心头。

孤独是人生常态,再热闹的年,再绚烂烟花,再真切的问候,顶多像酒精的麻醉,让你暂时忘记。

或许,当我们开始在心里堆积一些不能说的事儿的时候,它已经挤走了快乐的位置。

陆峰想了很多,脑子很乱,一些人的面庞一闪而过,可又想不起来那些人在哪儿见过,心中感慨万千,最终也只剩下一声长长的叹息,留在了风中,不知道被哪个无法入眠的人听了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陆峰每天呆在家里跟多多玩过家家,这小家伙很鸡贼,但是她却很快乐。

外界对于佳峰电子的刻薄的话并没有停止,很多人已经猜测它什么时候倒闭,但是这些事儿并没有上头条。

也许是因为人们累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每个月都有人猜测佳峰电子这个月倒闭,但是它总是奇迹般的扛过去了。

现在没有互联网,线下的销售渠道极为重要,甚至在一些公司里,它比研发、营销、供货商还要重要。

一座城市里,能够买东西的地方就那么几个,进去后可挑选的品牌也就那么几个,能够把产品摆在用户面前,就已经胜利了百分之五十。

佳峰电子一旦处理不好经销商的情绪,崩塌真的是瞬间的事儿,以李总为代表的一票老牌电视机厂,之所以不再围追堵截佳峰电子新上市的小家电,其实就是等着看陆峰能不能扛过这一波。

德生、德劲的郑总,也是打算看看再说。

深圳最新的体育场,可以容纳下五千人,佳峰电子把这里租了下来,同时对前来参加经销商大会的人们,报销一半的路费、住宿费。

距离既定日子之前的一天,朱立东已经打电话过来,说是有几个老总想跟他聊一聊,被陆峰给拒绝了。

这种时候,不能私底下见任何经销商,他们来找陆峰,其实也是想摸一下底。

中午吃过了饭,江晓燕准备了一些红包出了门,今天给员工发红包,明天华纱化妆品就正式停业休息了。

“跟爸爸在家里啊。”江晓燕吩咐了一声出了门。

陆峰思量着明天怎么去说,传呼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过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着:“你是不是把我忘了啊?再不联系我,我可直接打电话去你家了。”

陆峰忽然想起来,自己答应苏有容聊金融的,拿起电话准备打过去,看了一眼多多,站起身朝着楼上卧室走去。

拨通了号码,没两声对面就接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