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刚才还想着,我没说自己是谁,你估计都猜不出我来,看来没忘啊?”苏有容慢声细语的说着,话语里却有几分不满。

“这几天挺忙的,马上过年了嘛。”陆峰说道。

“跟江晓燕腻味呢吧?她身材好,长得也漂亮,你都恨不得粘在她身上吧,我现在听你说话,感觉你都有气无力的。”苏有容调侃道:“但是我依然认为她没我好。”

“你好在哪儿?”陆峰纳闷道。

“我有女人味儿。”

“什么女人味儿,不就是骚嘛,不聊这个,今天简单的聊一下金融公司的股权结构框架。”陆峰岔开了话题。

陆峰不想跟她聊太多男女之间的,很是认真的说起了金融公司的事儿,一点点的说给她听,可是电话那头苏有容时不时传出咯咯的笑声,要不就是问,你猜我现在穿的啥?

电话说了一个小时,陆峰客套两句挂断了,并且告诉她,自己过几天回老家,暂时不能给她打电话聊这些。

这通电话里,苏有容说的唯一一句正经话就是,她希望在明年这个时候,能控制陈氏资本。

傍晚六点多,陆峰给朱立东打了个电话,问他准备的怎么样,时间定在了明天傍晚。

江晓燕处理好厂子后,就开始准备回家,给这个买衣服,给那个买礼物,准备多少红包,一个傍晚的时间,坐在那拿一个本儿不停的写着。

“我明天出去采购去,顺便给咱一家子买身棉衣,我妈说现在咱那边都上冻了,水缸都冻裂了,冷的很。”江晓燕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啊,生怕每个人受了委屈。”陆峰靠在沙发上无奈道。

“就这性格,你说咋办?”

陆峰看了她一眼,回过头朝着多多说道:“给爸爸捏一捏肩膀。”

“给钱!”小家伙一伸手道。

“给我捏肩膀还要钱?”陆峰翻了个白眼道:“你这买卖都做到我头上了,给你一块,捏三十分钟。”

“不行,上次我给妈妈捏肩膀,还给我五块钱呢,市场价,你不能扰乱市场。”小家伙理直气壮道。

陆峰无奈,只好掏了五块钱,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次日傍晚,佳峰电子经销商大会如火如荼的在体育场举行着,本地的一些企业家也弄到入场券进来看。

他们就是想看看,陆峰到底怎么糊弄这些人。

后台,冯志伟已经到了,今天一整天他参加了不少经销商的局,也跟不少人聊过,威普达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产品力跟不上,之前靠低价,现在低价也吸引不了用户了。

对于一家企业而言,这是致命的伤。

尤其是年底的时候,为了回款,完成年底业绩,朱立东还给各大经销商压了一大批的货,就是这批货让他们怨声道哉。

“陆总马上就到。”朱立东朝着身边一个助理说道:“组织人去门口迎接一下,一会儿我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