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晚上九点多,大家都开始哈气连天,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超过晚上十点睡觉,那就是熬夜有电视的家庭,基本上看完晚上的两集连续剧就睡了,农村地区,缺乏娱乐活动的,没有电视机的,很多都是晚上八点已经进入了梦乡现在的家庭,生孩子那么多,主要是跟晚上的娱乐活动匮乏有直接关系陆峰伸了个懒腰,穿上拖鞋,朝着江晓燕道:“不看了,睡觉吧”回到房间,俩人躺下,江晓燕有些睡不着,看了一眼身边迷迷糊糊的陆峰,小声道:“我妈说给我找了个老中医”“你别往心里去,别想太多,过完年就回去了,都跟你说了,不回来过,你硬要回来,给自己找不痛快,睡觉!”陆峰说完,翻了个身,面朝着江晓燕,一条腿搭在了她的身上,一只胳膊往紧搂了搂江晓燕微微往里缩了缩身子,半靠在他怀里,心里美滋滋的,她从不觉得多少钱能够让她幸福,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好,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小安逸吧次日一早,被鞭炮声吵醒,孩子们换上了新衣服,成群结队的到处撒欢,空气中弥漫着烟火味道拉开窗帘,外面已经是白色的世界,眺望而去,屋顶都积压着厚厚的雪,看上去软绵绵的,给人一种童话世界的感觉一些孩子手里提前拿到了压岁钱,第一时间自然是冲到小卖部或者供销社,这几天绝对是他们放纵的时刻“买那个那个豆子”一个孩子用手指着上面的商品,底气十足七八个孩子化身大款,准备横扫超市,展示一下自己超强的购买能力“那个是啥?”其中一个孩子看到货架上摆放着一个黑色的小袋子,它太显眼了,跟四周的那些红色、黄色包装袋比起来,冷酷的像是一个酷少爷似的“那个啊,刚送来的货,方便面,说是巧克力方便面,可好吃了”供销社老板推销着,昨天送来的货,单件的利润比其他方便面高两三块钱“我要一个那个,多少钱啊?”孩子一边问着,一边看自己手里的钱,生怕不够,露了怯!“两毛钱!”“我跟你说,这个袋子可以顶钱用,好像是一个袋子顶几分钱,还能换,可千万别吃完就丢了,攒起来”孩子拿着一包小不点,撕扯开,所有孩子都围了过来,看到是一个黑乎乎的面饼“跟炭似的,哈哈哈哈!”“好吃不?”“给我来一口”“我也要!”一瞬间,四五只小手伸了出来,蜷缩起手指头,在手心里形成一个小坑,看上去就像是要饭一样面饼本来就不大,这个掰一块,那个要一点,小孩最后就吃了一小口,嚼在嘴里干干脆脆,嘎嘣作响,越嚼越香“我再来一袋,要那个小不点”“两个袋子就可以顶钱了啊,加三毛钱换两袋”这一幕在不少小卖部和供销社上演着,原本想吃其他方便面的孩子,全部转向了这款小不点,分量太少了,刚吃两口就没有,又去买,接着又嚼两口大年三十这一天的时间,终端销售反馈回来的数据,就已经把之前生产的产品卖掉一大半,而且购买者依然络绎不绝按照家长的话,这玩意上瘾,它不给你吃个爽的机会,馋虫刚勾上来,就吃没了佳美食品厂内,高志伟接到一个又一个电话,脸上都快笑出花儿来了,虽然他对陆峰一直很信任,对这款产品也很有信心,但是如此火爆的前兆,依然让他喜不自胜一把推开办公室门口,高志伟朝着李厂长办公室喊道:“李厂长,去买炮,给我放炮,通知食堂,晚上给所有人吃好的,加把劲,继续生产!”声声鞭炮好似不足以表达高志伟的喜悦,他叫人把库房里的锣鼓拉了出来,给自己身上绑上红绸带,带领丁副总、李厂长一众人,在雪地里给员工扭起了秧歌兴奋、激动、希望、加上过年的氛围,所有人的情绪都很高涨,这一切都在预示着鸡年注定是一个好年九个厂区,接近六万员工,一天二十四小时生产,每天的产出高达二十万箱,每箱五十包小不点干脆面,按照这种趋势来看,每天卖出二十万箱应该没什么问题单日销售额两百万,每个月就是六千万,单一产品的销售,就打破了夏天高志伟保持的,单月三千万销售额数据可是,小不点的利润几乎为零,甚至因为送货上门,过年的加班费等原因,是倒贴钱的这些不重要,市场最重要,只要攻占下市场,赚钱只是时间问题高志伟在办公室里简单的算了一下,看着上面的数据手都在颤抖“这是什么?这是神啊,我啥时候能有他一半的能力,我我也弄个电子公司玩玩”高志伟长叹了一口气,心里感慨,有些人注定是让另一群人来仰望的存在他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儿告诉了董事会的其他股东“高总,你不能这么算,一天生产二十万箱,就能卖二十万箱,现在不还没卖完嘛,市场瞬息万变,要有敬畏之心,不过呢,陆总确实有能力,你多学一学,这个产品挽回一些颓势,希望你在今年,再接再厉,过年好”“我觉得肯定能行,就这几天的事儿,市场反应非常好,我对陆总有信心”高志伟说道“有信心就好,先这样啊,我去吃饺子了”对面说完把电话挂了高志伟放下电话,顾不得其他,第一时间去了生产车间,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确保生产顺利京城,虽然是大年三十,可是这里的各种聚会依然不少,来京城是为了啥,就是为了关系,各大银行的行长,各种国内外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周总一众人最近没少参加活动,也认识了不少人,对于想投资他们的更是数不胜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疾步匆匆的进了宴会厅,走到周总身边,小声道:“佳美食品推出了一款新产品,应该就是那个什么陆总弄的,下面经销商反馈回来的消息说,他们已经停产了其他产品的生产,主攻这一款,而且终端市场销量不错”周总喝的有些上头,摆摆手道:“佳美食品,冢中枯骨,我告诉你,他就是把大罗神仙叫来都没用,我们刚才跟几位老总聊了一下目前的局势,明年夏天就是转折点,佳美食品的市场份额会缩小到百分之二十以内”“不是,周总”“你别跟我说那些,大过年的,没看见喝酒嘛?”周总有些怒了,这人怎么这么没眼色呢?男子说了句抱歉,走了出去周总端起酒杯,旁边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调侃道:“端酒杯,吃饺子,怀里搂着大嫂子”“哈哈哈哈哈哈”“过年好,过年好!”现场一派祥和的气氛中午时分,陆峰一家子吃着饭,几个小辈给长辈拜年,陆峰妈妈也准备了不少红包,红包送来送去,越送心里越不舒服钱都给了别人家的大孙子,大侄子,自己家连个人都没有,昨晚陆峰爸爸就跟她说了,别提了可是老太太心里总是觉得不太痛快“发完红包,吃饭吧”陆峰朝着老妈说道“我胃不太舒服,你们吃吧,我回屋休息会儿”陆峰妈妈说着话朝楼上走去“她老胃病了,大家吃吧”陆峰爸爸急忙站出来打圆场江晓燕的心比较敏感,坐在那一声不吭,陆峰给她夹了一个饺子,坐在那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显然是心里有事儿“爸,我明天跟我妈回去了,收拾一下家里面,初二回娘家嘛”江晓燕开口了,她决定回去见见那个老中医在深圳,作为一个较为前端的开放环境,对于江晓燕而言,并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可是自从回来后,两个家庭给她施加的压力喘不过气了有些事情,躲不掉的!“哦哦,行,亲家母,你们也吃”陆峰爸客气道:“回去的时候,把一些肉啊水果啊,拿一些,买了不少,也吃不掉”众人客套着,这个饭吃的并没有想象中的其乐融融一车接着一车的货物从各大佳美食品厂开了出去,在春节这个祥和万家灯火的节日里,一场横扫市场的壮举,即将拉开帷幕不论任何时候,都要对市场保持百分之百的警惕,对自己的商业对手更是要盯紧,一旦松懈下来,对方就可能给你致命一击一天时间下来,一些小卖部已经卖断货,老板试着给经销商打电话,没想到一个电话打过去,在这个日子里,对方居然说,两个小时后货就能送到这种速度,是现在的供销社所不能够理解的,一个半小时后,一辆配送车开进了镇里,打开车门,里面拉着慢慢一车的小不点干脆面“要几箱?我给你放在这,还要去其他地方送货呢”司机朝着屋子里的老板喊道“卖的好,多留点,放个十箱吧”老板娘走了出来,调侃道:“你这是为了挣钱,连年都不过了啊?”“给的钱多,过啥年,年能年年过,这钱可不一定,走了啊!”司机招呼一声,打开车门上了车,一脚油门出了镇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