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车子停在楼下,外面的天气有些冷,县里的马路已经多年没有维修,道路边的下水道结了黑色的冰,还有人提着泔水往里面倒水。

脏乱差是现在县城最直接的写照。

陆峰下了车,扑面而来的寒冷让他吸了一口气,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刘江下了车开口道:“外面冷,咱进去吧,你在南方呆惯了,不抗冻。”

往饭店大门走,胡同学已经走了出来,看到陆峰的时候脸上挂着笑容,张开手热情道:“哎呀,老同学,好久不见了啊,越来越帅了。”

走上前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俩人关系多好呢。

陆峰看着眼前这人,记忆里根本没有,只能寒暄客气着,说道:“大胡你也挺好的,听说发财了。”

“什么大胡二胡的,你跟我见外是吧?”胡同学用手捅了一下陆峰的胸口道;“还是喜欢你叫我上学时候的外号,汉三!”

“这个外号不错!”陆峰点点头,总觉得不太适应。

“我跟你比可差远了,你现在是咱全班的骄傲啊,上次咱那个老班还问我呢,他上学时候没关照过你,现在倒是想起来了,哪儿像哥几个,关系那么硬!”胡同学用手拍打着陆峰的后背说道:“到底是大城市回来的,打扮的就是好看。”

“那可不,这身衣服,绝对是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上。”刘江在一旁拍马屁道。

陆峰看到对面走过来一个跟他打扮的差不多的男生,走路松松垮垮,嘴里全是脏话,三个人齐刷刷的沉默了。

“外面冷,进去吧,今天来了好多人。”胡同学朝着陆峰挤眉弄眼道:“石燕燕也来了。”

石燕燕?

陆峰努力的在脑海里搜寻这些人的记忆,可惜一片空白,进了大堂,楼上的同学们基本上都下来了。

“这是咱班的陆总啊!!”

“峰子越来越帅了,咱可有五六年没见了,上次你从厂子辞职,咱还喝过酒呢。”

“人家上学时候,我就说这人绝对不一般,没想到说中了。”

“上学时候就机灵,抄作业都知道抄三个人的。”

“那时候,你坐我后排,考试时候让我侧身给你抄,结果咱两一块考零蛋。”

“咱这都不算啥,五年级第一学期,给石燕燕写情书,我的天,轰动啊!”

“那天站在学校那个土操场,大声的表白,差点把石燕燕逼到退学,没想到那天放学,俩人在小树林啃起来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人群中一个鹅蛋脸的姑娘被说的红了脸,姑娘个子不高,一米五五左右,脸蛋上有着被风霜侵蚀过的痕迹,穿着一件亚麻格子外套,看样子就知道生活一般。

说起以前的糗事儿,陆峰只能尴尬的笑着,原先的陆峰真不是个东西,上五年级就开始把妹了。

“咱先上去吧,那个服务员,上菜,上菜!”

上楼的时候,陆峰绝对是众星拱月,这个说着上学抄作业,那个回忆着哪次打架,打架都很热情,仿佛他上学时候就是所有人世界的中心。

楼上有一间包间开着门,坐着本县的领导,吵闹声让他们往外看了一眼。

“谁啊?这么多人?”

“那不是佳美的陆峰嘛?”

“去年不是说来县里弄个厂子,后面怎么没动静了?”

“我给佳美食品打了好几个电话,是一个高总接的,说他已经不管了,反正一阵推脱,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咱也找不到他,没想到在这碰上了。”

其实当初的那个主任牵线,其中的弯弯绕,大家都明白,只不过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你说你不来吧,给家乡捐点钱也行,连个毛都没有。

“一会儿过去喝一杯,顺便问问。”

陆峰进了包间,看到还有几个女同学,大家寒暄了半天,互相拜了一下年,在场的人基本上都结婚了,有的孩子都七八岁了。

陆峰硬是被安排在了主位上,胡同学在陆峰身边坐下,旁边是刘江,随着饭菜上来,大家聊的都是学校里的事儿。

对学校里的事儿陆峰不记得多少,只能他们说啥是啥。

喝了一点酒,有几个好起哄的,站起身道:“刘江,你看你坐那个位置,石燕燕坐在那才对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