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高志伟把从陆峰那学来骂人的话全说了一遍,虽然有些不太文明,但是真的爽,尤其是有压力的时候,骂出来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今天已经是一月二十号,二十二号就是除夕,家里的饭菜也都准备好了,陆峰一家子吃着饭,谢恒、江富桥、江富路几人不断的给陆峰敬酒。

孩子们吃饱了跑下楼去玩耍,虽然搬到了城里,不过现在的县城也并不繁华,大片的野地农田,成群结队的孩子兜里揣着炮仗到处放炮。

女人们吃完了饭开始收拾东西,几个男人围着陆峰还在喝酒,饭桌上讨论的全是大事儿,国内的,国际的,偶尔跟陆峰请教一下生意上的事儿,有时候会试探一下,看看能不能从佳美食品拿到订单啥的。

不仅江富路兄弟俩盯着佳美食品原材料供应厂的事儿,连谢恒也在抱怨沙场不好干,手里有点钱,话里话外希望陆峰帮忙开一口,让他把原材料供应给做了。

陆峰也直截了当的说了,佳美食品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具体的经营是由董事会投票后决定的,而自己只有投票权。

这顿酒喝到了下午三点多,陆峰的寻呼机不断的响,前面还只是言语讥讽,后面的消息全是破口大骂,看的陆峰直皱眉头。

香江,冯家。

冯志耀昨天就回来了,临走前他去了佳峰电子的厂区看了看,跟朱立东、张凤霞几个高管聊了很多。

冯家院子内已经是张灯结彩,他们家的人口不少,冯志耀上面有两个哥哥,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一个在米国当新鸿基的海外负责人,另一个则是在新加坡,开拓新的金融市场。

过年的时候都会回来,三兄弟之中,只有冯志耀除了一腔热血外,什么都没有。

书房内,冯先生看着自己写的对联直点头,心里很是满意,用余光看到冯志耀走了进来,说道:“把这幅对联贴在书房门口吧,你去拿凳子。”

冯志耀拿来了凳子,父子俩人贴着春联,冯先生站在一旁看着,开口问道:“去了一段时间,觉得怎么样?”

“很震撼!”冯志耀说出了心里话。

“震撼?”冯先生纳闷道:“什么震撼?”

“大陆的发展,我以前一直以为那边穷苦的连饭都吃不上,深圳很新,很繁华,我去了苏州,虽然比深圳差了点,但是比我心中的大陆,强太多了。”冯志耀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苏杭二地自古繁华,怎么可能差呢,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外国的东西,但凡读过两句诗,也不至于瞧不起苏杭。”冯先生叹了口气道:“算是长见识吧,陆峰这人相处的如何?”

“这人身上有优点!”冯志耀认真道。

冯先生看到他那股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消退不少,脸上露出了笑容,能够发现别人优点,这就是进步,问道:“有什么值得你学习的优点啊?”

“脸皮厚!!”

“啊?”冯先生愣住了,好一会儿道:“这算什么优点?”

“可我觉得这是他最大的优点,还有就是贪财、心狠,他为了捆绑自己的经销商,让自己的副总去道歉,他自己道歉,他能在台上哭出来,装弱者,博同情,您知道嘛,产品销量下降,他们给经销商压货,然后告诉他们什么梦想,拿未来引诱这些人。”

冯志耀想了想道:“这个人为了目的不折手段,一旦佳峰电子垮台,那些经销商家破人亡啊!”

“那你就没发现他积极向上正能量的优点嘛?”冯先生问道。

冯志耀很仔细的想了一下,摇摇头道:“这人就不是个正能量的人,我跟他的高管聊过,这人身上有点东西,我过完年还想去看看。”

冯先生有些无奈,陆峰身上是有些混子气,可是他最重要的是大局观,他是个有所追求的人,并且对于识人、产业布局、市场等方面都独特的眼光。

光靠狠、骗人这些手段,哪儿能成事儿啊,就算是成事儿,也是个街头混子头。

“你自己看吧,想去就去。”冯先生双手放在后背,迈步进了屋子。

冯志耀所看到的陆峰,只不过是最表层的,一切的手段都是为了最终目的,手段虽然不太干净,但是目的却很光明伟正。

已经是傍晚五点了,陆峰喝的略有上头,寻呼机响的更欢快,几乎隔几分钟就会有一条消息,内容不用问,全是咒骂他的。

“滴滴滴!”

陆峰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是:你有种就打电话过来,看我骂不死你,吹那么多干啥,有种市场上来啊,谁怂谁孙子,我他妈为了你全厂都不停工,你就会骂人是吧?

后面是个电话号。

“谁啊?不停的呼你,要不回个电话吧。”江晓燕说道。

陆峰摆摆手,准备把寻呼机放在一旁,又一条消息传了进来。

“滴滴滴!”

你个狗娘养的,真把偶然一次机会,当成自己厉害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装什么商业教父啊,这个月佳美食品不掉百分之二十以上

消息太长,后面的没法显示了。

陆峰心头火来了,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高志伟在搞事情,只不过陆峰觉得,对方太不尊重人了。

真以为岛那边就一切都好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