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回准备好的临时宿舍睡觉,谢恒小跑了过来,说道:“姐夫,姐让你回个电话,她有点担心你。”

“这个点还没睡嘛?”陆峰说着话朝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给家里打了过去,陆峰老爸先接起了电话,说了两句,把江晓燕叫了过来。

“你啥时候回来啊?大过年的,也不差这两天。”江晓燕说道:“安排好就回来吧,不少人想来看看你,听你爸说,今年你们同学要办个聚会啥的,晚饭的时候,你有个同学来了。”

“没事儿,你们过年吧,大年三十之前我肯定能忙完,至于什么同学聚会帮我推了吧,还有,我爸妈要是问你孩子什么的,你别搭理就是了,要是住的不舒服,就跟你妈回你家去。”陆峰吩咐道。

“这怎么能行呢,我没事儿。”江晓燕看了一眼旁边的陆峰爸妈,说道:“你记得吃饭,休息好。”

“知道了,挂了啊!”陆峰说完把电话挂了。

电话那头,陆峰妈急切道:“我说两句,哪有这么忙的,大过年的也不消停。”

“电话已经挂了。”江晓燕放下电话道。

“这孩子,家里人都担心着呢,他倒是潇洒。”陆峰妈看着江晓燕叹了口气道:“在那也没个人照顾,手底下那么多人,他指挥一下就行了嘛?”

“要不我去照顾吧。”江晓燕主动说道。

“你去也行,毕竟那是你男人,在外面那么忙,得心疼点自己男人。”

“哎呀,行了,大过年的,陆峰在那是当老总,又不是下苦力,回去睡觉吧。”陆峰爸拉着陆峰妈出了屋子。

江晓燕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人家担心自己儿子,她儿子披星戴月的,自己在家享受,江晓燕只是觉得自己委屈。

宋雪梅说她两句,那是自己妈,生气归生气,过一会儿就没事儿了,婆婆终究是婆婆,哪怕用话点她两句,她都觉得特别委屈。

深吸一口气,擦了擦眼泪,江晓燕把布盖在电话上,出门回自己房间了。

已经是深夜,卧室内,陆峰爸妈躺在那睡不着,昏暗中小声嘀咕着。

“我得跟陆峰说一下,实在不行就离婚吧,又不是缺女人,这没孩子像什么话,让人笑话。”

“你少说两句吧,在峰峰面前也收敛点,人家现在是大老总,没发现人家都不想在家呆嘛,人家手底下都管着那么多人了,用不着你教。”

“我就是觉得,她一天啥事儿不干,宋雪梅下午还跟我吹,说她家晓燕现在也是顶梁柱,也挣钱。”

“人家本来就开了个厂子,也挣钱啊!”

“那都是我儿子的钱,她会个屁,连孩子都生不出来,会干啥?”

“你这些话可不能当着峰峰的面说,人家有人家的想法,你当个慈母就好,我也着急,可是我着急有用?”

“不是我说,上次去集贸买衣服,碰见刘二一家子,说话酸溜溜的,跟我说,挣再多有啥用,还不是没后?我气的不行,现在想想应该抓烂她的嘴。”

俩人嘀嘀咕咕的说着,在他们的心中,陆峰已经有着顶天的本事,为自己儿子骄傲的同时,自然而然认为,儿子身边应该有更好的女人。

他们没富过,一辈子都在泥土堆里抛食,他们尽情的畅想着有钱该怎么活,可是除了胡吃海喝,住大房子,买小轿车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造了。

当钱财已经超出了一个人的认知范围,他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甚至一夜之间连性格都变了。

可以说,现在除了陆峰没膨胀外,他身边的人全部都膨胀的不行!

次日,早上七点钟,陆峰床上醒来,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去了食堂,今天的工人依然不放假,不少人都在抱怨着,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陆总发了一百块钱红包。

在食堂里打招呼的声音此起彼伏,一百块足以收买很多路人缘了。

七点半,会议室已经收拾出来,快八点钟的时候,众人才陆续进场,丁副总坐在那直打哈欠,旁边的李厂长小声问道:“丁总,您说这个产品真的能立马成功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