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何家乐已经下班了,接到叶无声打来的电话整个人都是一惊,马全涛这个人他也略有耳闻,如果说柯丙是个有所顾忌的人,那么马全涛干事儿,一向无所禁忌。

他想不通陆峰为什么要去接触这么一个人,现在显然是出事儿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事儿,直接打电话给他,而不是报警,之前的抓了放,放了抓,也让陆峰明白,可能不稳妥。

何家乐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公安局,让他们立刻组织人手,赶往梦唐山庄,一路得护着陆峰回来。

路上要是碰见事儿,要是顺藤摸瓜的把马全涛抓进去最好不过,能砍他一只触手,就废他一只触手。

七辆警车响着警笛划破夜空,朝梦唐山庄的位置飞驰而去。

梦唐山庄几里地外的大道旁停着四五辆车,太子辉坐在车里抽着烟,众人等的都有几分无聊,本来想靠近一点,可是山庄附近有保安,柯丙不想直接跟马全涛闹翻。

再往前面两里地的小树林里停着两辆车,车内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刀疤男,干瘦的脸上有着一条长长的刀疤,看上去宛如一条蜈蚣一般趴在上面,骇人极了。

“刘哥,咱还在这等着嘛?等谁啊?”后面的小弟有些不耐烦了。

“等着就有钱拿,你不干啊?”刘麻子朝着车窗外吐了一口烟说道。

其他人也觉得这钱确实好赚,其中一人开口道:“刘哥,你外号叫刘麻子,为啥脸上没麻子啊?”

“对啊,我也好奇。”

刘麻子微微皱眉道;“叫刘麻子就得有麻子嘛?别他妈瞎说。”

“对啊,我外号叫耗子,我长得贼眉鼠眼的,老男人虽然二十三,可是长得跟四十似的,还有小几把”

“闭嘴吧你!”角落里男子不乐意了。

车厢里的气氛欢快了起来,一阵滴滴声响起,刘麻子从腰间掏出寻呼机看了一眼,神色一正,说道:“办事儿了,人一会儿就到。”

陆峰出了梦唐山庄脸色阴沉,随手把手里的合同撕了个粉碎丢在了风中,一旁的白梅花后怕道:“吓死我了,那些人凶神恶煞的,你俩出去的时候,我都吓哭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缓一下行吗?我吓得腿软。”

“此地不宜久!”陆峰朝着车子走去,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咱就不该来。”叶无声嘀咕道。

“来不来都是这个结果,被人盯上就跑不掉,真他妈以为我是善男信女,把我当软柿子捏!”陆峰嘴里骂骂咧咧,打开车门上了车。

本来他就是想应付一下何家乐,他那个层次的斗争,陆峰不像插手,有点敷衍了事儿的感觉。

然而现在真的惹恼了陆峰,他感觉出来,今天晚上的局,是这位马总想替人家办事儿,借机表忠心,风头一过,只要背后那位没倒台,钱不就是哗哗的来?

车子已经发动,朝着市区而去,陆峰感觉不对劲,说道:“换条路回去。”

“就这么一条路!”

陆峰心里咯噔一下,心里已经明白了,摆摆手让司机继续开,朝着副驾驶的叶无声问道:“何家乐那边什么情况?”

“他说亲自来,接咱回去。”

陆峰点点头,心里也算是稍有安慰,说道:“都把安全带系好吧!”

车子跑了几分钟,忽然看到前面有两辆车横在路中间,挡住了去路,司机已经开始减速了,陆峰看了一眼喝道:“别听,下马路,往草地上开,绕过去!”

“啊?”

“绕过去!!”陆峰喝道。

司机打了一把方向盘,车子朝着马路边的草地冲了过去。

“停车!!”

“停车!!草!”

刘麻子拉开车门跳了上去,嘴里骂骂咧咧的,喝道:“给我追,这孙子肯定知道了,这大晚上的你他妈往哪儿跑?纯粹是找死!”

车子伴随着刺耳的磨胎声冲了出去。

几辆车在马路上你追我赶,看的人格外紧张,太子辉几个人坐在车里聊着天,突然看到这种场面也是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

“妈的,肯定出事儿了,马全涛那孙子动心思了,追!”

几辆车跟在了后面飞驰而去。

“刘哥,后面有车跟过来了!”司机朝着旁边的刘麻子叫道。

刘麻子看了一眼,还真有几辆车跟着,后座上的小弟说道:“咱是不是中埋伏了?”

“中个锤子埋伏,真要是埋伏,他应该停车把咱包围起来,前面那王八蛋跑的比兔子都快,给我撞他!!”

车厢内,白梅花闭着眼睛尖叫着,叶无声更是吓得抓住安全带,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抖,车速已经逼近180。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