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这边答应下来,马总那边就有了动静,第一时间给柯丙打电话过去。

</p>

“马总?你怎么想起我来了?”柯丙有些意外。

</p>

“没什么,就是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情,我今天晚上设了个饭局,请那位佳峰电子的陆总来,告诉你一声,免得说我抢你的活儿干。”马总依靠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说道:“没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p>

说完把电话挂断了。

</p>

柯丙直接把电话砸在了桌子上,嘴里骂骂咧咧的,旁边的太子辉问道:“柯总,怎么了?”

</p>

“马全涛今天晚上请陆峰吃饭!!”

</p>

“马全涛?这事儿不是交给您办嘛?怎么让他插手了?”太子辉细琢磨一下,说道:“要不您给领导打个电话问问。”

</p>

“问个屁,怎么问?我这两天挨的骂还不够多?就算是那位没让马全涛去办,人家也希望更多的人去对付陆峰,早一点拿到账本他安全啊!”柯丙愁的直抓头发。

</p>

“那我们很被动啊!”

</p>

“你带着人去盯着,马全涛这小子手脏的很,上次有工人闹事儿,他可是直接找人打残了好几个,如果下死手,吓得陆峰拿出账本,就出手。”

</p>

“我明白!”

</p>

傍晚刚刚降临,陆峰下楼上了车,按照约定的地方飞驰而去。

</p>

梦唐山庄,从名字来看就知道是仿古的建筑,把车子停在外面,借着夕阳看着眼前的古建筑,陆峰砸吧下嘴,心里暗暗在说真美。

</p>

这里是半个公园,一部分园区是对公众开放,而梦唐山庄则是不对外开放,至于这里是市政还是私人出钱建的,没人弄得起,坊间还有传言说是以前的国企老总弄的,刚弄好人就进去了。

</p>

一天都没享受!

</p>

天气有几分微凉,马上就是国庆,来这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进入里面全是仿古砖,小桥流水,各式各样的草木栽种着,打理的整齐无比。

</p>

上一次看到这种排场,还是苏有容的别墅,只不过她的别院跟这比起来,显得不值一提。

</p>

“陆总,是吧?”一个接待人员走过来问道。

</p>

“是的!”

</p>

“欢迎光临,马总已经在等着您了,跟我来。”

</p>

陆峰迈步朝着前面走去,跟在身后的叶无声和白梅花两人看着四周的大手笔有些震惊,这种电视里古代大户人家才住的地方,没想到现在居然有。

</p>

过了小桥,又穿过两座假山,面前出现一个人工湖,一座桥通往了湖里,大红柱子,挂着红灯笼,头顶的房梁雕梁画栋。

</p>

桥的尽头是一个圆形的平台,下面是十几根柱子撑起来的平台,足够一百平米左右,远远看去灯火摇曳,人影幢幢。

</p>

陆峰走上桥,抬起头看上面的牌匾写着:蓬莱阁。

</p>

这名字倒也是对此番景象的一个总结,陆峰上了桥朝着里面走去,走到门口的位置看到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穿着西装,脑袋锃光瓦亮,目光之中带着几分阴狠,不过很快隐藏了起来。

</p>

“陆总,欢迎光临,没想到你是如此年龄,看的出来我们是真的老了。”马全涛笑容可掬,走上前一把抓着陆峰的手,嘴里满是客气话。

</p>

“能跟马总认识,也是三生有幸,今天我算是开了眼,这里真的是让人以为置身大唐盛世之中啊。”陆峰环视四周说道。

</p>

“这可不是我的产业,不过是用来款待陆总罢了,请!请!”

</p>

陆峰步入会场之中,在场大约有二三十号人,目光齐刷刷的盯着陆峰上下打量着,大部分人的目光并不友善。

</p>

倒不是针对陆峰,而是针对这些外来的企业家。

</p>

“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佳峰电子董事长,陆峰先生,看看人家多年轻,真是青年才俊,怪不得我这几年总感觉自己老了。”马全涛朝着众人介绍道。

</p>

现场不阴不阳的笑了两声,马全涛给陆峰介绍了几个人,互相递了一下名片,客气了几句,坐下来说道:“陆总是做电子的,我就不行了,就会做点沥青,这两年工程多,日子倒也凑合。”

</p>

“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嘛。”陆峰随口道。

</p>

“哈哈哈哈哈。”马全涛笑起来,连连点头称是。

</p>

桌子上的饭菜上的差不多,开始动筷,聊的都是一些本地风土人情,还有不少黄段子,气氛倒也还可以。

</p>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醉意慢慢爬上心头,马全涛拍着陆峰的肩膀称兄道弟,说道:“兄弟啊,生意不好做,尤其是跑到别人地头上做生意,更是难,我跟你说,最近几年的东莞,翻天覆地!”

</p>

“不破不立嘛,有改变是好事儿。”陆峰夹起一颗花生米塞进了嘴里。

</p>

“外面的企业一批一批的进来,都他妈不好好在自己地盘呆着,不知道想干啥,都是来刮油水的,那些补贴、什么免税,全是糊弄鬼的,你刮油水归刮油水,别挡着别人发财的道儿啊,要不然,哪天腿被人打断了,都不知道谁干的。”马全涛在陆峰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喝道:“你说呢?老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