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何家乐一句话问的陆峰哑口无言,一切的一切都是源自于坐了一趟绿皮火车。

何家乐能够感觉出来,陆峰心情很不好,他是被动卷进来的,现在被冠上个小偷的名声,怎么可能高兴?

“陆总,可能这就是咱两的缘分,事情发展到今天不是你所愿意的,也是我意料之外的,这边的情况很复杂,我也刚来一年多,除了抓建设,弄工业园区外,我也受到了一些阻力。”

何家乐的声音里透着真诚。

“你现在走不了,不如跟他们周旋下去,一号厂的位置你放心,佳峰电子这样的企业,我们非常欢迎,之前说的那些条件,这事儿成了之后,百分之百的兑付。”

陆峰并不奢求全部兑付,别说何家乐,就是黄友伟答应的一些条件都没兑付,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企业到处骗,各地的市政也是连蒙带骗的。

“三个硬性条件,厂子给我,三个亿免息贷款第一时间给我,一个亿的外汇指标!”陆峰沉声道。

“这三个条件,我都答应,还有免税。”

免税这个事儿,也就是边走边看,黄友伟还答应返税三年呢,最近有些不太乐意,跟佳峰电子的财务经理经常吃饭,说什么市财政也不容易。

听口气是明年返税不是全额返了。

“行!”陆峰答应了下来,问道:“你确定那两个小偷不是你的人?那个什么账本不在你手里?”

“你怀疑我?若是在我手里,这件事儿已经落下帷幕了,陆总,我希望你明白我的身份,有些事儿我不可能去做,早点休息,挂了。”

陆峰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把电话放下了,不屑的哼了一声,自语道:“什么身份,足够的利益驱使下,啥事儿都干得出来。”

陆峰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睡不着。

隔壁的房间里,白梅花坐在柔软的床上也无法入眠,手里拿着一沓钱,这是她这辈子拿到过最多的钱。

一千张百元大钞叠在一起,厚厚的,很扎实。

一张张看着钱,她今晚已经不知道把这些钱看了几遍,看着看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跳下床在自己的行李里翻找着,找出一块花布,小心翼翼的把钱包了起来。

夜幕下的东莞显得那么迷人,不知道多少人无眠,本地商界已经有很多人没睡过好觉,自从何家乐来到这里,开启了大刀阔斧的改造。

很多人发了财,也有很多人失宠,这一年时间本地商界很是安静,大家的目光都看向柯丙,这场拉锯战什么时候结束,无人可知。

新入驻的企业和本地企业之间也呈现出不相溶的既视感,尤其是最近几天,小偷、警察、二混子、商界的老板,各式各样不搭噶的人都在找寻着两个人。

很多人都有同一种直觉,快要分出个胜负了。

大叔两人并没有离开这座城,突然拿到这么一笔钱,让两人颇为膨胀,怎么用这笔钱,俩人发生了分歧,大叔有了钱,换上了风光的衣服,化身成为一个北方的老板,身边的小姑娘开始多了起来。

次日,本地的报纸继续跟进佳峰电子入驻的消息,内容都是老调重弹,但是释放的信号很强烈。

连着几天时间,佳峰电子不断的上头条,何家乐就是要借此告诉本地商界,外面的企业进来竞争是常态化,不要再固守以前的‘关系论’,也是告诉柯丙一众人,陆峰依然坚定不移的跟随自己。

“马总,好多人都在说,这个佳峰电子要在工业园区一期工程里的一号厂入驻,最近风头太大了,这消息都没完,铺天盖地的。”

“柯丙是吃素的嘛?怎么没动静了?”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穿着宽松的功夫装练着太极说道:“那个补贴的消息确定了嘛?”

“我也是通过朋友打听了一下,真的给三个亿免息贷款,还有一个亿的外汇指标,那个厂区应该是白给,不要钱,到时候把厂区抵押银行,又能换出一两个亿来。”

太极很柔,需戒骄戒躁,然而马总此刻已经心浮气躁,干脆不练了。

“妈的,一个佳峰电子给这么多钱干啥?真就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呗?”马总气的直接坐在了茶几前,端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问道:“没问问为啥给这么多啊?”

“人家说,这家企业有发展潜力,反正就是拿话搪塞呗。”

“我顶他个肺!!丢他老母。”马总气的直骂街,叫嚷道:“那么多钱供着,谁没有潜力?他们是不是瞎?这个佳峰电子就是个骗补的企业,之前还有个佳美食品,这事儿必须讨个说法。”

“怎么讨说法?跟何家乐讨?”

“宁与外人不予家奴!”马总骂骂咧咧的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联系了几个本地的老总,互相一通气儿,都气的直冒烟,想去问问柯丙,可又觉得他最近一年没啥出息,办事儿不靠谱的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