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你能留下来我当然高兴了,都是一家人,别说什么两家话,陆总,请上楼!”柯丙拉着陆峰的胳膊整个人说不出的热情。

众星捧月下陆峰进了电梯,上了九层,门口站着两排姑娘,这个地方若是说什么最不缺,那必然是年轻姑娘了。

“欢迎陆总大驾光临。”甜甜的声音在两边响起。

陆峰看都不看一眼,朝着会客厅走去,柯丙一路小跑的跟在旁边,说道:“陆总,听说昨天您去跟马总吃饭了?”

“吃了!”陆峰步入了会客厅,里面拉着窗帘,虽然是上午,艳阳高照,可是房间昏暗,还开着灯。

“我跟你说,马全涛这个人,在我们这是出了名的坏,我就怕你出事儿,所以让梁子辉带了些人,半路上帮你!”

“帮我?”陆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有两个姑娘急忙上前,一人一只脚开始脱鞋,旁边的姑娘已经端着泡脚木桶等着了。

“对啊,帮你啊!”

“可我怎么感觉像是截杀?”陆峰打量着站在旁边的柯丙说道:“柯总,你今天很谦卑啊,这不是你啊?”

“这就是我啊,一个谦卑,敬仰陆总的商人,现在梁子辉还没回来,马全涛出事儿啦,大清早从被窝拉出来,直接拘留,听说他当时被窝里的几个小老婆都吓坏了。”柯总观察着陆峰的神色说道。

“没看出来,马总身体还挺好,既然柯总都知道了,我就跟你直白点说,告诉你,也就是看在那天你没对我真动手,还请我洗了个澡的面子上,才给你这个机会。”陆峰泡着脚嘴里长舒一口气,后面站着一个姑娘开始捏肩膀。

全方位服务,绝对舒坦!

“您说!”

“有些事儿吧,大家都知道,只不过没证据而已,马总已经完犊子了,就他干的那些事儿,这辈子够呛,何家乐那边也不是说,赶尽杀绝,外面的企业需要,本地企业也要,你懂不?”陆峰朝着他一挑眉道。

“我懂!我懂!”

“现在你自己说,多交代一点,你的事儿,也就盖过去了。”陆峰靠在椅子上惬意道。

“我知道一个姓候的主任,私底下拿了一个矿的股份,去国外赌钱,输了好多,而且在我这养情人,我这个地方主要是给大佬养情人的,别看一些莺莺燕燕,那都是光拿工资不上班的..............。”

陆峰躺在那听着,还是你们会玩啊,这种地方养情人,也是一绝!

别人是把宠物交给别人打理,这帮人把情人交给别人打理,不过也差不多,在他们眼里,这些女人不过是宠物罢了。

“有证据嘛?”陆峰睁开眼问道。

柯丙有些为难,坐下来道:“陆总,你不能这么空口白牙的就拿吧,我也有账本!”

马全涛的事儿把柯丙吓的够呛,陆峰这么一诈,他不敢不说,只不过说的是冰山一角而已,他也不是傻子,直接把自己全供出去。

“你要什么保证?”

“我要见何家乐,跟他当面聊!”

“好,你准备好你的账本。”陆峰说完闭目养神靠在椅子上不动了。

柯丙心里乱成一团,后背已经被汗打湿,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心里默念一声,死道友莫死贫道,至于工业园区,现在一点心思都没有。

一家咖啡店内,装饰的颇为洋气,能来这喝咖啡的,也都是打扮精致的体面人,白梅花朝着四周看着,对比着自己和那些精致小姑娘的差距。

坐在对面的白经理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拿着汤匙搅拌着咖啡说道:“梅花,你也算是见了世面,这一杯咖啡可是六块钱,在村里够一个普通人好几天花费了,若是刘奶奶那种自己种菜的主儿,都够一个月了。”

白梅花低着头看了一眼咖啡,说道:“感觉自己前面的二十多年白活了,在教室里跟孩子们说,世界很大,我却不知道这么大。”

“你这才看见多大个天啊,这些姑娘都是开着小轿车来的,人家吃的啥,喝的是啥,玩的是啥,你见都没见过,看见那个包了嘛?你猜多少钱?”白经理朝着不远处姑娘身边的包努努嘴。

“几百块?”白梅花试着往大了猜。

“八千多,国内买不到的,最新款的lv能到几万块。”白经理很平淡的说道。

几万块就买个包?

这个数字挑战着白梅花的神经,连连摇头道:“你唬我没见识,哪儿有人会拿着几万块买个包。”

“你没钱不代表别人没钱,国内的人没钱,不代表国外没钱,咱姐妹俩在这喝咖啡,是我没想过的,这是你的机遇,你也算走出来了。”白经理有些欣慰的看着对面的表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