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次日,陆峰跟江晓燕一块送孩子上学,天色还不算冷,俩人一块在海边溜达着,手牵着手,时间过的很慢。

下午去了超市,买了菜,聊着明天的时装秀,江晓燕显得很是兴奋,看着陆峰就像是一个得了奖的小孩子,渴望得到夸奖。

陆峰也不惜赞美之词,一整天的时间都快把她夸上天了。

第二天,时装秀正式开场,所谓的时装秀不过是本市几家服装企业联合几家化妆品企业,借用了国外的名字,找几个老外站在那充当门面。

最重要的是有颁奖活动,这些奖是明码标价的,一些企业缺乏自我营销的能力,需要蹭国外奖项热度,很多人看到这种商机,就四处举办这种活动。

一场下来赚个几十万轻轻松松,陆峰当然知道江晓燕也是花了钱,只不过没有戳穿而已。

上午把多多送去幼儿园,江晓燕就开始忙活了起来,打扮个一个多小时,陆峰看到她的时候惊呆了。

一身蓝色的晚礼服长裙,将她衬托的格外艳丽,脸上是淡淡的妆容,一头秀发披散着,宛如瀑布一般。

“看什么?你快去换衣服啊!”江晓燕看着陆峰发愣,催促着。

“就是参加个时装秀,你又不上台,打扮成这样?”陆峰纳闷道。

“今天去的全是女人,是女人的主场,你今天是家属知道嘛?”江晓燕有几分傲娇,一直都是陆峰带着她出去,这回可算自己领着她出去了。

“是是是,全听你的安排!”陆峰调侃了两句回去换衣服了,不能给老婆丢人。

陆峰换上了西装,还抹了点发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点点头出了门!

今天的主题是全球秋季时装秀,门口已经铺上了红毯,一个个打扮漂亮的女人走在红毯上,四周不少杂志、报刊的记者不停的拍着照,不知道人还以为这是明星见面会呢。

江晓燕下了车,拉着陆峰的手,脸蛋红扑扑的,随着下车一阵闪光灯,各种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

陆峰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可依然被这种场面弄的紧张了起来,心里暗暗在想,举办这场活动的人绝对是个高手。

这种场面很准确的拿捏到了女人爱美的心思,打扮的漂漂亮亮,来拍拍照片,发到各大杂志上面,接着弄一场t台秀,最后来一场自助餐,颁个奖,钱就到手了。

关键是这些企业还特别满意。

进了里面,四周全是莺莺燕燕,有些女人打扮的实在是露骨,陆峰都不好意思看,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讨论着各自身边的男伴儿。

“江总,今天好漂亮啊!”一道客气声响起。

“你这身也不错,红姐也在啊?”江晓燕停下了脚步。

陆峰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虽然化了妆,不过还是能看的出来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

“这是你男人啊?”

“你好,我叫陆峰!”陆峰伸出手客气道。

“挺帅气啊!”

这位红姐人缘不错,没一会儿这里聚集了十几号人,都拉着自己的男人,有的是年轻姑娘拉个秃顶老头,有的是四十多岁的女人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帅小伙。

各种搭配,千奇百怪。

“这是我老公,建筑公司的董事长。”

“是嘛?你好你好,我是做大宗贸易的。”

“我老公他家是做国际贸易的,人家主要是在米国。”

一群男人在那各种客气着,只有陆峰站在那没说话,他们气氛热闹极了,这个说身价十几个亿,那个说认识谁谁谁,反正没有一个普通人。

“江总,你男人不怎么喜欢说话啊?”红姐问道。

“可能是不太熟悉吧!”

“介绍一下自己吧!”

“我叫陆峰,做点小买卖。”陆峰看了一眼江晓燕,揶揄道:“其实买卖也挣不了多少钱,主要是吃软饭。”

吃软饭?

这么光明正大且不要脸的说出来嘛?

旁边的那位小帅哥暗暗给陆峰比划了个大拇指,心里在想,都是吃软饭,自己还得装一下富家子弟,这位却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我辈楷模。

在场人都为之惊愕,有些反应不过来。

江晓燕暗暗的掐了他一下,又没让他吹什么,只要说出真实情况就好,陆峰想的则不同,这帮人一看就是无业游民。

他也不是看不起江晓燕,而是能跟现在江晓燕混一个圈子的人,陆峰只要告诉他们自己的身份,这帮人绝对会巴结。

陆峰自己对付这种巴结的人很好办,之前有个小老总想从他这里拿供货商的名额,每天对陆峰围追堵截,只要看见陆峰的车,他亲自提着桶给擦车。

去办公室拖地、洗衣服,他是任劳任怨,一句多话都没有,这个世界总有人为了机会不折手段。

他扛得住,江晓燕可扛不住这些,对于这种人来说,攻略一个江晓燕简直手到擒来!

众人神色间有几分讥讽,不过没表现出来,江晓燕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大家都是朋友,没必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