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什么是家,上一世的陆峰并不太了解,他青年才俊,长相帅气,资产二十多个亿,围绕在身边的美女多的是。

但是从来没有爱上过任何一个人,大家的交往都是心知肚明的,钱归钱,感情归感情,上一世的陆峰认为,为了一个女人付出自己所有资产的人,是绝对的傻瓜。

他是聪明人,聪明到哪怕是做了婚前财产公证,依然不愿意步入婚姻之中,既然不用付出那么多就可以得到,为什么要付出?

此时坐在饭桌前吃着饭,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温暖,这个家能够给他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动力。

“我明天上午飞香江,顺利的话,十二月底就回来了,到时候有个电子大会需要参加,到时候还要处理公司的事儿,今年咱就在深圳过吧。”陆峰朝着江晓燕道。

“今年二月十号才除夕,来得及,我知道你不想回我妈家,那就去你家呗,你别管这些事儿了,这都是我们女人家操心的事儿。”江晓燕夹了一筷子菜放在了陆峰碗里,说道:“我一会儿给你收拾一下衣服。”

“我要回村里玩儿!”多多叫道。

陆峰笑着摸了摸多多的小脑袋没说话,吃完饭江晓燕嘀咕着,第一次去那边,凡事儿多注意,晚上看看天气预报,不知道天气怎么样,要是冷的话,就买点衣服,自己不会买,找个女人给你买。

陆峰打趣了一句,别的女人给我买衣服,你就不怕我穿着跟人家跑了,江晓燕伸手掐了他两把。

她这个人好唠叨,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替陆峰想着,什么天气、坐车,她也开始自己做生意,知道有些人不好惹,里面的弯弯绕绕错综复杂。

“咱是去谈买卖的,不是跟人打架的,实在不行就回来,别惹人。”

“人家是本地人,咱是外地人,惹不起,别说现在有钱了,就是没钱的时候,也不差钱啊,只要人在,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的,你要是出点事儿,我长翅膀都飞不过去。”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陆峰坐在床边听得有些烦了。

“你还不爱听了,真是的,这件大衣要不要?”

“丢了吧,还是弄罐头作坊时候买的,都多少年了。”

“能有多少年?不到三年,没穿过几次,这是呢子大衣,买的时候花了三百块钱呢。”江晓燕来来回回翻看了几次,也觉得陆峰穿出去跟身份不符,嘀咕了一句,拿回去给我大哥穿,放在了一旁。

行李箱就那么大,塞不下多少东西,她来来回回的折腾,一个小时后,一个大箱子填的满满当当。

江晓燕累的满头汗,坐在床边气喘吁吁,看了一眼陆峰不满道:“你啊,离开我连碗筷都不会端。”

“这不是有你嘛!”陆峰伸手搂着她的肩膀。

“跟了你,我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江晓燕抱怨道。

“这话怎么说的?不应该是八辈子,应该是十六辈子!”

“你也知道对不起我啊?自己连个衣服都不会收拾,你那袜子都不会洗,就会隔一段时间给我做个饭,哄我开心。”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娶了你,二八十六,我数学不错吧?”陆峰盯着她揶揄道。

“你居然后悔娶我??”

江晓燕一把掐着陆峰的脖子把她按在床上,陆峰被她掐着脖子,感觉有些痒痒,将脖子缩了起来,咯咯直笑道:“我错了,错了!”

“我这样的媳妇儿哪找?你是不是早就不想要我了?”江晓燕翻身直接骑在了陆峰的身上,质问道:“回答我!”

“主要是觉得这两年你变化挺大的,现在像个泼妇。”

江晓燕用手晃着陆峰的脑袋,气的都乐了,双手插腰道:“我哪儿像泼妇?我这两年心情好不行嘛?你说,我哪儿泼妇,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没完。”

陆峰被她折腾的累了,只好求饶,江晓燕低下头靠在陆峰的胸膛上,俩人这一刻格外的宁静。

抬起头看到江晓燕的脑门,陆峰亲了一口道:“辛苦你了,公司稳定后,我就有大把的时间来陪你。”

“你这话我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当时的罐头作坊,到罐头厂,再到佳美食品,你好好做你的事业吧。”

“妈妈,你为什么要压在爸爸身上?”多多冲进来叫道。

“我我我在跟爸爸玩游戏呢。”江晓燕被问的有些慌乱,急中生智道:“压爸爸游戏。”

“我也要玩儿!”

多多说完爬上了床,接着一屁股坐在了陆峰的脸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