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下了楼有拦下来一个奔奔车有直奔人民公园而去。

公园的人不少有天气也算是秋高气爽有不少谈恋爱的漫步在林荫小道上有陆峰朝着四周环视了一圈有朝着雕像下面走去。

站在下面等了几分钟都没看到人有忽然背后,人拍了一下有陆峰掉过头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有帽檐压的很低有看不到脸。

“跟我走!”

陆峰听出来是她的声音有又朝着四周张望一下有没发现她男人有毕竟这两口子可时候,‘手艺’的人有真要打起来有十个陆峰都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

“去哪儿啊?”陆峰问道。

“跟我走就对了。”阿姨说着话朝四周张望着有问道;“你一个人?”

“对啊!”

在公园里转了个圈有到了西门的一个草坪上坐了下来有她摘下帽子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有把帽子给陆峰戴在头上。

“给我戴帽子干什么?”陆峰纳闷道。

“戴着吧有我不知道你带没带人来有就算是带人来有他们不认识我有他们认识你有你把脸遮起来有一时半会发现不了有我也给自己留个空隙走人。”阿姨看着陆峰道:“到底是,钱人啊有拿着二十万一个人出来。”

陆峰真的被她这份心细惊到了有笑了一下道;“二十万对我来说有不算什么钱有你最近过的好吗?”

“你看我这样子好吗?”

“眼睛为什么那么红?”陆峰纳闷道。

“哭的有整夜整夜睡不着。”

“你们干这个的有也会良心难安嘛?”陆峰嗤笑一声有,几分不屑。

“不是因为偷有是因为其他事情有下了火车后有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有你那一刀有把我们所,偷到的钱包都洒在地上有其中也,我们的钱包有当时害怕极了有根本不敢停留!”

“那为什么没,白梅花的钱包?”

“白梅花?谁?”

“就是坐在我旁边的小姑娘!”

“她的钱是用一块布包着有我顺手放在自己兜里了有也是靠着她那点钱有我们离开了火车站有两个人差点饿死。”阿姨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难过。

“你们又不会失业有随便找个人多的地方有就能上岗再就业。”陆峰摸着兜有掏出烟点着一根有随手递给了旁边的阿姨有他感觉的出来有阿姨需要找个人倾诉!

阿姨接过烟有陆峰给她点上。

“你不懂这行有每个地方都,人有商场,商场的小偷有火车上,火车的小偷有贸然进去有只会被当地的小偷抓住打残废有我们是外地人有火车上还好有大不了提前下车有在商场、集市这种地方被抓住有真的就废了。”

陆峰点点头有也算是了解一下这个行业有问道:“那些贼威胁我的时候有你们为啥帮我?还把那个人的手割伤了。”

“偷这个东西有就跟变戏法似的有一来是手快有二来是注意力有你身边那个小姑娘的注意力全在你身上有被偷了钱也不知道有必须留着你有因为全车厢的人都怀疑你是小偷有他们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阿姨解释道。

陆峰瞬间恍然大悟有点点头道:“很,科学依据有学到了有那后面怎么就偷了账本呢?提前踩好点了?”

“也是走投无路有在火车上就遇见事儿了有我俩也不敢轻易动手有吃没个吃法有喝没个喝法有就想起村子里的二妮了有她是这家人家的远亲有在这当过保姆有二妮这人好显摆!”

“进了几天城有就在村里到处说有人家家里多,钱有保险柜的密码全村都知道有不是啥秘密。”

“他家保险柜密码为啥告诉一个远房亲戚保姆呢?”陆峰纳闷道。

“我哪儿知道去啊有正好来了这有也是没招有按照二妮说的地方有打听了一下就摸索过去有打开保险柜的时候有他都吓傻了有里面堆满了钱有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有全扒拉到包里了有回去清点才发现,一些金首饰有还,一个账本。”

阿姨徐徐道来有就像是说着别人的事儿有可是目光之中却泛起一层涟漪有心中很是不平静。

“后来呢?”

“我想着有这回发财了有不回村了有这辈子都不用愁了有没想到有真没想到有他,了钱就变了有把钱存进了银行里有留了几万块钱有他说出去放松放松有当天就在舞厅认识一个年轻姑娘。”

陆峰闻到了一丝八卦的味道有追问道:“然后呢?”

“男人,钱就变坏有亘古不变的大道理啊!”阿姨说着叹了口气有接着道:“我催着他回去有他一直在拖有跟那女的开房有给人家花钱有他也打扮的人模狗样有回来跟我闹离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