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看着电话脸上满是阴郁,合同已经签了,虽然没有打款,但是扯上官司也麻烦,以江晓燕的那种性格,到时候又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若是自己出手,她又会觉得自己不行,自己做错事儿了,到时候更是畏手畏脚,继续这么下去,不出半个月,两百万就得赔光。

关键是,她也根本不会学到什么,只会让这些人骗的找不到北。

墙上的钟表滴答作响,时间已经指向了晚上十一点,陆峰觉得自己还是不能直接出手,找个人过来吧。

给张凤霞打电话过去。

“喂,晓燕姐啊,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张凤霞声音带着几分亲昵道:“是不是厂子办的不顺利啊?你别听陆峰瞎比比,他懂个屁的商业。”

陆峰声音毫无波动道:“我是陆峰!”

“啊?”电话那头的张凤霞显然惊了一下,有些慌乱道:“陆陆总啊?你怎么还没睡?怎么是晓燕姐的号码?”

“我是她男人,在我家,拿家里电话给打,有什么问题嘛?”

“没有没有,习惯她拿这个号跟我聊天了。”张凤霞嘿嘿一笑道:“这么晚还不睡啊?”

“你是不是经常跟她骂我?”

“没有,真的,你这么厉害,我怎么会骂你呢,都是夸你的,最近厂子一切正常,终端销售虽然降了一些,不过走的更稳当了,朱总也在布局其他省份的市场,这几天还在广州呢。”张凤霞尽量往工作上扯。

“是这样啊,厂子这边有个问题,你手底下有没有机灵点的人,派过来跟着忙活几天,主要是有些事儿,我不方便出面。”

陆峰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张凤霞听到他的顾虑,瞬间明白了,他需要一双灵巧的手去做事儿,而且得让江晓燕觉得,是自己在掌控一切。

这可是下面的人接触陆峰的好机会,要知道,这么大的企业,能够接触到陆峰的人都是特别高层的。

若是一个中层管理在陆峰身边呆一段时间,说不定就会被陆峰提拔起来,尤其是他回来后,肯定会对内部进行改组。

这个人选就不是随便的选一个人了,选谁就是帮谁,张凤霞和朱立东之间一直都有竞争,公司内部也存在站队的问题,

陆峰对于这些事情很清楚,大企业无法避免的,下面部门想要提升,就得跟一个老大,在一些事情上表态。

他倒是不太担心,只要严格按照末位淘汰的熵减法则进行,就不会出现公司各大部门抱团,把优秀人才排挤在外,把拍马屁的垃圾留下。

“我倒是有几个人选,明天看一下他们手里都有什么任务,你啥时候来?”

“估计还得一个多月,厂子还没生产呢。”陆峰叹了口气,有些烦心事儿,还真的需要个了解他心思的人讲,这个人张凤霞再合适不过。

俩人聊着聊着煲起了电话粥。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钱娜娜并没有回去,反而到了厂子里,连夜开了个会,简单的办公室内灯火通明,几张破桌椅,七个管理层都在,有人抽着烟,屋子里烟雾缭绕,开着门窗。

“啥情况啊?”负责财务的问道。

“钱姐,咱这回能干多长时间啊?我总觉得那两口子不太靠谱的样子。”负责人事的嘀咕道。

“啥时候生产啊?别到时候发不出工资跑路了。”

“我就说,小厂子不靠谱,我前段时间干的那家,两个月不发工资,话说的可好听了,结果还不是跑了,现在都找不到人。”

“安静点!”钱娜娜用手拍着桌子,环视一圈说道:“这回,也干不长,我跟你们说,这俩人根本啥也不懂,今天让那个赵总忽悠,定了两吨蜡油。”

“多少?两吨?”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这种东西不都是几箱子几箱子买嘛,好家伙,一定就是两吨!

“你们也看出来了,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外面的人往死了坑她,我这么个想法,咱就干一个月,捞点油水就走人,老办法,找几个机灵点的工人聊一下,做点假工资,还有就是对外采购啥的。”

“有回扣就吃回扣,就她那情况,这厂子也就几个月的买卖,懂了吧?”

在场的人纷纷点头,在这赚一点,继续找工作呗。

小厂子就这样,想干长久很难。

次日,佳峰电子的晨会,张凤霞吩咐了一些事情后把面前的文件夹合上,站起身看向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谭副总,你一会儿去一趟我的办公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