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美女这种称呼,妥妥的二流子话语,在社会上都算是轻浮,更何况是学校里。

“这里可都是没踏出过校门的纯洁学生,你注意点,咱别被人赶回去了。”张凤霞在一旁提醒道。

陆峰看到一个穿着高肩长袖的姑娘,开口道:“学姐啊,能问你点事儿嘛?”

“你好!”姑娘停下脚步打量了一眼陆峰,神态有些惊诧,从他的衣着打扮,再加脚上那双运动鞋,透着一股富贵气儿,说道:“学弟你哪个学院的啊?”

“我是电子信息学院的,大三的,我想问一下教务处办公室在哪儿?”

“就在前面那栋楼,我带你去吧。”姑娘说着话开始带路,朝着陆峰说道;“学弟,你叫什么啊?”

“陆峰!”

“你准备考研嘛?”

“最近在准备复习,看了一些书,还是想去西科大。”

陆峰一路上随口说着,牛经理跟在屁股后面听的是大眼瞪小眼,要不是认识陆峰,他绝对相信陆峰是个准备考研的大三学生。

一路上聊着,陆峰也问了不少问题,电子信息学院有多少人,多少研究生,今年分配的名额情况。

这位学姐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今年的分配名额更少了,优质单位不好去,都是有关系的内定,很多人要么回家当个公务员,或者进研究所,有少数的出国深造。

“三楼就是!”

“谢谢学姐啊!”陆峰摆摆手,朝着楼上走去。

三楼,办公室内,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抽着烟,办公桌周围坐着十来个人,气氛有些僵硬。

“就这些分配名额,今天这个打电话过来,明天那个打电话过来,现在就这政策,慢慢的就不分配了,说白了,这就是铁饭碗的末班车。”

一个戴眼镜的男人面露苦涩,开口道:“很多孩子四年前进学校的时候,可是想着光宗耀祖的,都想着进国企,这落差太大了,最近这个消息传出来,不少孩子都在宿舍哭。”

“哭有啥用啊?我恨不得都把他们安排在各大国企,不是说不能分配工作,都能分配,都想去油水大的地方,都想回原籍,这不可能的,他们要是说,只要包分配去哪儿都行,全去支援边疆!”王校长喝道。

在场的老师、主任都不说话了。

不少学生闹的挺凶,有家长打电话过来骂,学校也挺难的,但却要面对现实,不是说读个大学毕业就能升官发财。

“明天就是毕业典礼了,通知下去,包分配肯定是包分配,包分配后你不去,那就不能怪学校,同时也在大三、大二的打个预防针,国家要在96年全面取消包分配,这是定的目标,名额会一年比一年少的。”

从1990年开始,就已经准备取消全面包分配,这两年开始执行,学生和家长的怨气并不小,其中上访者更是无数。

有钱的,有关系的,能够拿到好名额,进入粮食局、路政、财政、或者是本地的大国企,工资好,还稳定。

一般人分配就是农机厂,去了以后发不出工资,待一段时间撑不下去回家了。

这就是现实!

陆峰上了三楼,结果被告知王校长在开会,把他们三人请到了一间会议室等着。

牛经理坐在那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会儿见面跟人家怎么说呢?

“陆总,这一会儿不会挨骂吧?”牛经理担心道:“万一人家当面斥责咱,脸面上不好看,咱先撒的谎。”

“没事儿,要骂也是骂他。”张凤霞看着陆峰道:“他脸皮厚,不怕!”

“啊?”牛经理很是傻眼,张总平日里也不这么说话啊。

随着会议室的门打开,王校长走出来,耷拉着脸,兴致不高的样子。

“王校长,有个校友找您,说是来捐钱的。”

“捐钱?”王校长忽然想起来,是有这么个人,脸上露出笑容道:“人在哪儿?”

“在前面的办公室!”

王校长疾步匆匆的朝着办公室走去,推开门看到陆峰三个人,热情道:“同学好啊,好久不见,样子没怎么变,不过成熟了,稳重了。”

“王校长也是老样子!”陆峰握着他的手。

学校里那么多学生,王校长怎么可能全认识,这个时候,不认识也得说记忆深刻。

“我呢,现在是佳峰电子的董事长,有个事儿想跟王校长商量一下,您看行不行?我们公司想招一批优质的人才,跟学校做一个合作,可以把毕业生推荐到我们公司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