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随着毕业典礼结束,人群并没有散去,反而都探头探脑的朝这边看来,先走上去一个热场的主持人。

“各位同学留步,大家好,很高兴在这样的一个场合跟大家见面,恭喜大家顺利毕业,相信大家已经听学校说过我们,大家可以把椅子转过来,面朝我们这个舞台。”

“你们是国企还是私企啊?”

“就是啊,啥单位啊?”

“有什么标准嘛?有学分要求没?在哪儿上班?给多少工资啊?”

下面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冲了过来,主持人有些慌乱,说道:“大家先坐,一会儿为大家解答,今天是一场演讲,同时也是一场招聘会,我们为大家请来了著名的梦想大师,给大家指引接下来的人生道路。”

校方的人帮助维持现场的秩序,十几分钟后安静了下来,超过三分之二的人都留下了,走掉的基本上都是已经确定自己去处,甚至有人都已经上班,回来除了拿毕业证外,就是参加个典礼。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梦想大师,陆峰先生,鼓掌!”

现场的掌声稀稀拉拉,显得是那么心不在焉。

陆峰拍了一下牛经理的肩膀,朝着旁边的几个人说道:“都看好了啊,学着点!”

说完大步流星的朝着舞台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挥手致意。

“大家好,,很高兴看到这么多莘莘学子学有所成,即将走上社会,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陆峰,现在有很多身份,是天成基金会的理事长,青少年成长协会的副会长,大学生社会就业问题研究所的顾问,同时还是大英皇家科学研究院预备员,但是最重要的身份是,社会就业问题特别研究员!!”

陆峰的声音铿锵有力,每一个字都是咬着牙说,整个人说不出的亢奋,精神!

这样说话的好处是,对于学生有着一种压迫性,他们面对这种接近于命令的口气,不敢有太多的质疑,快速让现场保持安静。

不过依然有人小声的质疑,为什么看上去这么年轻。

“我走过很多地方,研究过很多问题,对于我们国家面临的问题,有着深刻的研究,同学们,今天是1992年九月八号,你们坐在这迎接自己的毕业典礼,但是你们知道一百年前的今天发生着什么嘛?”

“1892年,光绪十八年,我们已经走入了乱世之中,开始着力变法,六年后,也就是1898年戊戌六君子舍身成仁,维新变法正式宣告失败,拉开了近代屈辱史的大帷幕。”

“一百年的时间,在历史长河中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跟百年前的仁人志士比,你们是幸福的,你们吃得饱饭,你们没经历过战争,但是我们就高枕无忧了嘛?”

“并没有!!!”

“纵观全球,世界格局依然没有变,只不过换了一个战场而已,从原先的抛头颅洒热血,变成了现在技术大战,我走过很多国家,深知那些国家的人怎么看我们。”

“在外面,提起我们,他们都是一脸的鄙夷,甚至有人摆摆手说我们不行,说我们产品质量差,没有技术,甚至说我们永远在低端踏步,我给大家说一个我真实经历过的事情。”

“三年前,我在纽约一家公司工作,我的同事来自全球各地,各种肤色,有一天从国内来了一个女人,她带着一个小女孩,想要把国内的技术推广出去。”

“结果,我的上司看都没看一眼她的东西,直接把资料砸在了她脸上,用非常不屑的语气说着nonono,女人跨过大洋来到这里,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钱,甚至睡大街。”

“她就是想把技术推广到这里,她一个女人,异国他乡,她的女儿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抱着她的大腿喊着,妈妈,妈妈,我饿啊!我饿啊!”

“女人安抚着自己的孩子,告诉她不要乱叫,要懂礼仪,她捡着地上的资料,想要恳求他再给一次机会,没想到,我的上司竟然直接用皮鞋踩在了她的手上。”

“女人的手在流血,可是她不敢喊出声,生怕得罪了他,女孩扑在地上哭喊着说,放过我妈妈吧,她在流血啊,她在流血!”

“声音是撕心裂肺,整栋楼都听得见,可是他们只是冷漠的看着,告诉女人,你不行,你们的技术永远不行,在我们面前就是垃圾!”

陆峰的声音亢奋了起来,已经红了眼睛,现场所有人的情绪已经被调动,有的女生红了眼眶。

有人摘下眼镜抹泪,更有人双拳紧握,胸口憋着一股气。

“女孩才七八岁,她呼喊着,求饶着,跟他说我妈妈做的是最值得我骄傲的事情,不是垃圾,她是工程师!!”

“可是那些人根本不听,他们狂笑着,就像是看着一个小丑,女孩想要把他的脚抬起来,好把妈妈流血的手抽出去,没想到碰到了他的西装,一脚就把小姑娘踹了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