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傍晚七点钟,夜幕昏沉,贵宾大酒店的弥红灯亮了起来,已经有车陆续的往这边赶,柯丙打了个电话,让娱乐部的副经理过来。

“柯总,你找我啊?”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晚上给我留个包房,顺便把洗浴部的私人套间也准备一个,找几个漂亮的,身材好的,会来事儿的,今天就别上钟了。”柯丙吩咐道。

“这是有大人物要来啊,我去安排,您就放心吧,到时候我亲自伺候着。”白经理说完看着柯丙,他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摆摆手就让出去,急忙带着几分撒娇道:“你这几天怎么了。”

“烦着呢,滚滚滚!”柯丙的声音里满是不耐烦。

白经理看他心情不好,急忙退了出去。

十分钟后,几辆车停在了门口,太子辉下了车整理一下西装,门童急忙打开了前面车的车门,陆峰走下车,抬起头看着这座灯火辉煌的酒店。

这座酒店大门做了挑高处理,足有十几米,宛如宫殿,大门两侧是浮雕,门童、保安打扮的像是礼兵一般,气势十足。

太子辉看到陆峰打量着酒店,心里带着几分讥讽,暗想不过是个土包子罢了。

“陆总,觉得这酒店如何?”

“气势恢宏,宛如宫殿,我就是好奇,柯总的摩托车配件厂不足两千人,哪儿来的钱盖这么奢华的酒店呢?”陆峰问道。

“柯总产业众多,可不仅是靠摩托车配件厂,这事儿你得问柯总。”

陆峰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眼,这栋楼格外突兀,旁边都是三层高的门面房,道路两旁栽种着一些绿化树,如果说这条街的破旧有一种九十年代的气息,那么这栋楼气派的感觉让人置身三十年后。

这也是很多城市的新问题,明明穷的很破烂,但是总会矗立几栋奢华的大楼,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用这些大楼撑面子。

而且极度往奢华方面靠拢,就像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突然有钱了,玩了命的回补,恨不得把地毯都弄成金的,来告诉别人自己很有钱。

白梅花站在后面瞪大眼睛看着酒店大门,心中早已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这里的一切已经超出了她贫穷的想象力。

“进去吧!”

陆峰迈步朝着里面走进去,刚进门就站着两排礼仪小姐,穿着旗袍,开叉很高,脚上踩着高跟鞋,齐刷刷的一米七几的个头,大长腿那叫一个晃眼。

“老板晚上好,欢迎光临!”

两排人齐刷刷的鞠躬,陆峰站在中间停下脚步,看向太子辉。

“陆总,又怎么了?”

“你们这酒店,正规不?”

“手续齐全,怎么问这话?”

“我可是个正经人,今天来我就是想弄清楚,自己到底偷了柯总什么东西,我已经被栽赃成了小偷,可不想在这得到嫖或者是其他什么名头。”陆峰沉声道。

“这叫什么话?请!”太子辉感觉陆峰想的太多,心里有些不爽的嘀咕着,来玩一下屁话真多。

下面三层是餐饮,四层到七层是住宿,七层往上是洗浴和娱乐,这是一家综合酒店。

电梯上了九楼,打开门是柔软的地毯,以及四五个穿着很清凉的姑娘,很不可描述,陆峰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是看到这种场面也是一愣。

“这是我们最新的服务方式,我想出来的,怎么样?”太子辉自得道。

陆峰点点头道:“不愧是太子辉,你啊,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老板,这边请!”

“柯总已经在帝王厅等着您了。”

白梅花木木呆呆的跟在后面,看着前面带路的几个女人,脸色臊红,伸手摸了一下墙,是那么的光滑,地上的地毯柔软的宛如踩在云彩上似的,让人晕晕乎乎。

楼道里飘荡着一股香味,这里就是天上人间。

白经理站在帝王厅的门口,旁边站着两个姑娘,她倒是穿的较为得体,脸上带着笑容,看向陆峰的时候眼眸中散发出一抹亮光。

这位贵客如此年轻且帅气。

“老板您好!”白经理伸出手道:“我是娱乐部的副总,姓白。”

陆峰点点头没说话,而站在后面的白梅花却直愣愣的盯着白经理,仔细的打量着,有些不敢认,可是直觉告诉她,就是表姐。

“表...表姐?”白梅花下意识的出声了。

表姐?

这种场合冒出这么个声音格外的让人纳闷,陆峰掉过头看着白梅花,白经理也发现了白梅花,诧异道:“梅花?”

“你怎么?”白经理想问一下,她怎么跟着陆总这群人,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说话的时候,急忙道:“陆总请。”

“我倒是不着急,她是你表妹?”陆峰问道。

“对,本来是投奔我的,怎么跟陆总在一起了?”

“这也倒是缘分,我俩是在火车上认识的,她钱包被偷了,把你的电话号码也丢了,就暂时跟着我。”陆峰解释道。

“谢谢陆总了,这几天我还着急呢。”

“陆总,咱先进去吧。”太子辉站在门口道:“别让柯总久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