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朱立东看着窗外的夜色,他已经到了四川两天,财务的资金到账,渠道有条不紊的铺开,没有人捣乱,一切都格外顺利。

佳峰电子再次对外进行市场扩张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这段时间关于陆峰的发展模式都快吵翻天。

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看好,越专业的人越觉得不可能。

国内的电子技术、专利和外资比起来,宛如鸿沟一般大,想要追赶上去,需要的资金是无法想象的庞大,别说一个价值十亿的佳峰电子,就是翻十倍,也不可能。

认为佳峰电子这模式不错的公司没几家,其中有一家小公司就是华为。

这两天朱立东对外发了个声,表示佳峰电子的财务状况非常良好,年底前不仅要打通四川销售渠道,还要打通广州的渠道,为年底大决战做准备。

一些记者问了关于佳峰电子去东莞建厂的事情,朱立东表示这个并不是自己负责,有相关的消息会第一时间透露出来,希望大家多了解关注佳峰电子。

外界对于这种频繁对外公布财务状况、市场开拓状况和未来计划报告的做法,纷纷认为佳峰电子在为融资做准备。

行业、金融、市场、大公司博弈,这些距离白梅花这个刚从农村姑娘而言,太遥远了。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她还是睡不着,桌子上放着火车票,她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环视着这个屋子。

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对她的冲击太大了。

看着桌子上的那张车票,她不想走,这里的一切都美好的让人留恋,她回来的时候跟前台打听了一下,这间房子住一晚上一百五十块,说是什么套房,贵的很。

没有人见识过天堂后还毅然决然的返回地狱。

脏乱差的农村对于白梅花来说,就是地狱。

她坐在那看着窗外的夜景,腼腆的心在蠢蠢欲动着,内心深处不断的告诉自己,留下来吧,陆峰很好说话的,多住几天。

看他那样子很有钱的,不差这点儿,明天跟他说。

白梅花下定决心,拿起桌子上的车票,撕碎了。

次日,陆峰睡到日过三竿方才醒来,刚醒就接到了刘泉的电话,对方一顿追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陆峰想跟他聊聊这事儿,可又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只能叹了口气。

挂了电话,陆峰又给朱立东打过去,问了一下市场的情况,聊了快一个小时,挂了电话又给魏艳丹打过去,问一下她小家电的市场跟进情况。

白梅花一直站在陆峰的房门外转悠,敲了两次门,可能是敲门声太小,陆峰没听见,她站在门口来回踱步。

叶无声走过来看到白梅花问道:“怎么了?你不是买了票嘛?”

“我那个。”

“是不是去火车站没车啊?有什么事儿跟我说,陆总比较忙,我给你找个车送去车站。”叶无声说道。

“不是,不是的!”白梅花窘迫的连连摆手,总不能说,自己觉得这里很好,想多住几天吧。

叶无声看她这样子,以为是想跟陆总告个别,毕竟她这样的姑娘,看到陆总这样的青年才俊肯定想多接触一下,心里有想法很正常,他也能理解。

“那就告个别再走吧!”叶无声说着话敲了敲门道:“陆总,您醒了吗?”

“醒了,等一下。”

陆峰说完朝着电话道:“小电器方面我们研发比较晚,但是晚不代表不行,做好协调工作,你啊,在内部成立个项目组,负责项目跟进,主要是针对市场上的产品、公司、市场进行跟进,分析,做成报告向上递交,明白嘛?”

“明白,陆总!”魏艳丹答应道。

“那就先这样,挂了。”陆峰说完把电话挂断,站起身打开了门。

“陆总,该吃饭了。”叶无声道。

陆峰点点头,看到白梅花一愣,问道:“你不是上午的火车嘛?没走啊?”

“我我睡过头了。”白梅花结巴道。

“下午还有回去的车嘛?”陆峰问道。

“我想想”

白梅花低着头,眼睛看着自己的手,两只手快把衣角揉烂了,一个想字卡在嘴里半天,声音低的像是做错事儿的孩子。

“一会儿我去餐厅,你先去吧。”陆峰冲着叶无声道。

叶无声点点头走了,陆峰看着站在那的白梅花,身上的衣服依旧那么朴素,脚上一双小白鞋洗的干干净净。

她身上透着一股子单纯,再加上父亲重病,出来打工,陆峰对于这种女生没啥抵抗力,就像是当初的江晓燕一样,总想帮她一把。

“进屋,坐下来说。”陆峰说道。

白梅花低着头站在那一动不动,肩膀一耸一耸的,不停的吸鼻子。

“怎么了?”陆峰弯下腰看着她的脸,黄豆大的泪滴往下掉,急忙道:“怎么哭了啊?别哭,别哭,别委屈,来来来,进屋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