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陆峰拉扯着她的胳膊进了房间,坐下来道:“我没照顾好你嘛,还是觉得我怎么了?我这几天也是忙,知道你一个小姑娘第一次出远门,路上还遇见那么多事儿,不容易,是我粗心了。”

“没有,不怪你,你对我很很好!”白梅花抬起头带着哭腔道。

“那你哭啥?怕挣不到钱,没钱给你爸治病?”

“我我想留下来。”

陆峰看着她叹了口气,她那个表姐是干啥的,陆峰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这么单纯个姑娘,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进火坑啊。

若是陆峰无能为力,也只能感叹一句世人皆苦,可是现在帮她一把,对陆峰来说就是举手之劳,自然动了恻隐之心。

陆峰以为她是想留下来打工,想让自己帮忙找个好点的工作。

“那就留下来,不哭了啊,日子会好起来的,你要记着,这个世界会善待善良单纯的人,笑一下,爱笑的姑娘运气不会太差。”陆峰看着她道。

白梅花听到自己可以留下来,抬起头露出了笑容,点头道:“谢谢!”

“不客气,咱两也算是缘分,你爸做手术需要多少钱啊?”

“一万多!”

“这样吧,钱我替你出了,你也别找你表姐,我空出手来,给你找个合适的工作,你就在这上班,你在村里也是教书,我给你在本地寻摸一个老师的工作。”

“这里的老师能挣多少啊?”白梅花问道。

陆峰还真不知道现在的老师能挣多少,觉得怎么也不比工厂里打工的少吧,说道:“三百左右吧。”

三百块!

一年就是三千六,很不错的收入了,她在村子里教书,一个月只有一百一,基本上翻了三倍。

白梅花笑逐颜开。

“先吃饭去吧,开心一点。”陆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了一句,世界会善待单纯善良的人。

餐厅里人不少,有几个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白梅花跟她们比起来,显得是那么苍白,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个女人,目光里有渴望。

叶无声坐在对面说道:“陆总,太子辉今天打电话过来说邀请我们去跟柯丙见面。”

“谈什么?”

“就是说,洗洗澡、泡泡脚、唱唱卡拉ok,其他的没说。”

“不去!”陆峰直接拒绝了,说道:“告诉他们,如果不说清楚我偷啥了,我这个小偷没脸见他们,公安那边有消息没?”

“有,昨晚抓了不少人,可是早上又放了,那边消息乱的很,第一次给咱打电话还说,人已经抓到了,就是那帮人威胁我们,结果几个小时后又打电话过来,说证据不足,除了几个人涉嫌斗殴被拘留,其他人都放了。”

“然后,又打过来说,肯定把那些人抓回来,给我们一个好的营商环境,这脑子是不是有病?”

陆峰听到这种情况眉头紧皱,抓了放,放了抓,前后说的话自相矛盾。

陆峰脸色有些难看,若不是柯丙找事儿,他现在立马就走,造成这种左右手互博的情况只有一种,有两股力量在来回拉扯。

“晚上去!”

“去干啥?”

“去洗洗脚、泡泡澡、唱唱卡拉ok。”陆峰沉声道。

白梅花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着,开口道:“我能不能去啊?也想见见世面。”

“别去了,场合不合适。”陆峰随口道。

“哦!”白梅花低着头吃饭。

陆峰看她情绪有几分低落,又一想这几天都在屋子里呆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说道:“去吧去吧,反正又不花钱。”

“谢谢!”白梅花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

吃过饭,陆峰一个电话打给何家乐,他就是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喂,陆总嘛?”

“是我,柯丙邀请我去他的酒店玩儿,你真是好算计,我稀里糊涂的就成了你的马前卒。”陆峰沉声道。

“陆总,别这么说,我也是稀里糊涂的多了个马前卒,你不是为了谁,你是为了你自己。”

“我猜到了一些事儿,想到了一个田忌赛马的故事,我不希望我是那匹下等马,你把你自己的事情做好,我把我的事情做好。”

“没问题,合作嘛,就是各司其职。”何家乐笑眯眯道。

“那就合作愉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