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大叔吓了一跳,急忙蹲下身子藏在了绿化树后面,好在车子只是路过,随后飞驰而去,四周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

几分钟后,那个人影冲窗户翻了出来,提着两个双肩包。

“怎么样?”

“估计几十万吧!”

“这么多?这小子果然手脚不干净啊!”

“放心吧,他这钱不干净,肯定不敢报案,把心放在肚子里。”

“妈的,要不是火车上那个小子下狠手,也不至于打他的注意,别怪咱两,要怪就怪他侄女说漏嘴。”

“别说了,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走!”

俩人猫着腰窜过马路,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只有小洋楼上安装的摄像头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一个小时后,一辆车停在了小洋楼的门口,副驾驶下来一个女人,从兜里掏钥匙,嘴里抱怨道:“今天开会你有闹情绪了?”

“没有,我把心里的气儿都放出去了。”

“放出去?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是你的,你也别置气了,现在挺好的,这都一年了,乾坤已定,等他调走行不?”

俩人说着话打开了门,男人似乎不太高兴,说了句女人少管,就上了楼,刚上楼就看到保险柜的门敞开着。

“卧槽!!”

一声叫骂,男人冲了上去,里面被洗劫一空。

“又怎么了?你这状态叫把心气儿捋顺了?”

“家里进贼了!”

“啥?”

女人惊叫一声跑了上来,看到保险柜里空空荡荡,坐在床上有些失神。

“放多少钱?”

男人不搭理,只是在里面翻找着。

“多少钱啊?”

“三十多万,这都没啥,账本丢了。”

“什么账本?”

“你说什么账本?去查监控!”

俩人看着监控很是懊恼,就一个多小时前的事儿。

“这事儿别报警了,过去了,破财免灾。”

“这俩人必须找到。”

“别闹了,别起事儿了,这一年闹腾的我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了。”

“这俩人是来偷账本的还是来偷钱的,就不知道了,要是偷钱,那是不用管了,万一。”男人面色阴沉道:“我打个电话。”

“喂,柯丙嘛”

陆峰给江晓燕打了个电话,问询了一下多多的情况,聊了一下厂子,经营的还算可以,最近赚了几万块钱,她高兴的不得了。

江晓燕的爸妈打电话过来,希望今年过年可以回丈母娘家过,江晓燕问陆峰的意思。

陆峰并不想去,甚至不愿意回家过,他总感觉刚过完年,又要过年了,距离过年早着呢,先把这事儿搁置了起来。

聊了聊家里的事儿,挂了电话,陆峰又给张凤霞打过去,让深圳那边的团队保持接触,这边情况不太稳。

“怎么回事儿啊?”

“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是个坑,就先这样,一两天我就回去了。”陆峰问了一下新部门的运转情况后挂了电话。

坐在沙发上有些发愣,这着急忙慌的跑过来,弄了这么个结果,也是让人无语,叹了口气,心里琢磨还有啥事儿没办。

忽然想起来,路上还捡了个人,自己也要回去了,给点钱把白梅花送回去,也算是帮到底了。

出了屋子,敲了敲叶无声的门,房门打开,叶无声问道:“陆总,还没休息啊,什么事儿?”

“就是那个姑娘,安排在哪儿了?”

“额。”对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急忙道;“在您隔壁的房间里,今天都没怎么出门。”

“知道了!”

陆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白梅花的声音,显得有几分紧张。

“谁啊?”

“是我,陆峰,你方便开门不?”

房门打开,她还穿着原先的衣服,看着陆峰有些拘谨,说道:“你进来吧。”

“这么晚了,还没睡啊?”陆峰看到电视柜边上放着她的编织袋,问道;“晚上吃饭了没?”

“吃过了!”

“那个是这样啊,我本来是办点事儿,在这住个几天,想着办完事儿后再安排你,答应你拿回钱包的,也没找到,算是我的责任,结果我的事儿出了意外,一两天就要离开了,我呢,给你点钱,你买张回去的卧铺票。”陆峰看着她道。

“你不回去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