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贵宾大酒店九层,旧皮衣几个人站在边上,一个宽大的单人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脚下放着一个木桶,很是惬意的泡着脚。

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男子,二十多岁的样子,戴着一副无边框眼镜,单眼皮,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

沙发扶手上放着一张报纸,上面叠着一张纸,中年男人拿起纸问道:“你们认识这俩人?”

“认识!”旧皮衣和络腮胡异口同声道。

“这个人你们也认识?”中年男子又问道。

“认识,跟这俩人是一伙儿的,柯总,还有一个女的,踩了我们的盘子.........”

“盘子?什么意思?是不是跟东北的篮子一个意思?”柯丙好奇道。

篮子?

旧皮衣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急忙憋住了。

“柯总,盘子是指地盘,他们是在火车上掏包的,是这个盘子,您说的那个篮子,是脏话。”旁边的年轻男子梁子辉解释道。

“是这样啊?一个老总怎么坐绿皮火车,而且还是硬座儿。”柯丙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又拿起来报纸仔细的看了一下。

细细品味其中的门道。

这事儿,不简单!

“柯总,这个陆峰来势汹汹啊,居然直接掺和到这件事儿上来了。”梁子辉低声道。

“这张网铺的太大了,不是我们所能够控制的,我上报吧!”柯丙看向旧皮衣几个人道:“你们几个人留下来,在我这打个零工,需要的时候会叫你们的。”

打零工?

旧皮衣和络腮胡有些发蒙了,自己可是手艺人啊,不是说给两万块钱嘛,怎么沦落到了打工人?

梁子辉看俩人站在那不动,冷声道:“还不快谢谢柯总?”

“谢谢柯总!”

“下去吧!”柯丙摆摆手道。

俩人心里很是不满,可也不敢多说什么,出了房门跟旁边的人低声道:“不是给两万块钱嘛?怎么跑这打工来了?”

“一次性给两万块钱,还是留在这,一个月五千块工资,你们选。”

“多少?”旧皮衣瞪大了眼睛。

“五千块!”

“我们留在这!”

“去安保部报到吧,跟我走。”

俩人急忙跟了上去。

一部大哥大放在了柯丙面前,拨通了一个号码。

小洋楼内的男人一夜都没睡好,坐在那盯着黑眼圈,桌子上的电话刚响了一声就抓了起来,急迫道:“怎么样?”

“人没找到,不过底细查清楚了,这俩人是佳峰电子陆峰手底下的............。”

事情原原本本的被还原了起来,男人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个陆峰是有备而来的,没想到年纪轻轻城府居然如此之深,布局如此之大,从踏上火车就已经开始了,不知道谋划多久了。”

“是啊,这种人太可怕了。”

“找那两个人,把这座城市翻过来也要找到他俩,一旦落入陆峰手里,一切都晚了,还有,告诉陆峰,这事儿没完。”

“您放心,我立马通知道上的人打听这俩人的下落。”

挂了电话,男人很是痛苦的揉着脸,女人走过来关心道:“事情怎么样了?”

“这件事儿是个圈套,我觉得陆峰这个人没那么简单,账本若是落入他手里,估计是要拿这个东西跟何家乐做个交易。”男人把自己心里的猜想说了出来。

女人脸上满是震惊,这是何等的算计,从一上火车就布下了一切,所有的发展都在他的掌控中,这局游戏里,这帮所谓的大佬,就像是老鼠一样,任由他揉捏。

年纪轻轻,心机之深,恐怖如斯啊!

陆峰若是知道他们想这么多,怕是要当场抓狂了。

什么布局啊?

什么城府啊?

老子不过是买不着机票,坐了个绿皮火车而已,怎么就成了惊天布局了?

“叮咚!”

门铃声响了起来,女人站起身说:“我去开门。”

男人起身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放在嘴边并没有喝,眉头皱成了个川字,心里乱如麻。

房门打开,走进来一个穿西装的女人,很是正式,女主人问道:“你好,什么事儿啊?”

“你好!”西装女人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说道:“我是纪委的!”

“啪!!”

男人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他整个人已经呆滞在原地,这么快的嘛?这也太快了吧?

“纪....纪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